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肺部肉芽肿 >> 正文

【看点·光】凌霄花(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春节临近了,集市上赶集的人很多,由于是旅游淡季,赶集的都是采买年货的本地人。

集市就在村口,就是因为这里紧靠着通向县城的公路。有时候一些进山旅游的游客,也时常会在这里停车采买一些当地土特产,这里也就成了十里八村中最为繁华的地带了。

凌霄凝望着集市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心头不由得涌现出一股苦涩。这是她第二次来到这个集市上了,她这次来并不是来赶集的,她是来寻找人的。一个在难中曾经帮助过她的人,那个满头银发的老人。她要好好地感谢那个曾经帮助过她的人。

一股凛冽的寒风猛地吹了过来,她不禁打了一个寒噤,她下意识地拉紧了羽绒服的领口。

在凌霄的心目中,还有一个最想见到的人,一个爱过她和她爱过的人。就是因为她似乎伤害到了他,他才离开她的。所发生的一切都与这个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她要告诉他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今年夏天,她从一百公里外赶过来,就是为了找那个人,她要告诉他,她并不是一个嫌贫爱富的人。她要发自内心地对他说声“对不起”。在这个集市上却遭受了一场不白之冤,那是她有生以来感到最为耻辱的事件。她甚至对那个人有些恨。就是他,就是因为他。

半年前大学刚毕业,凌霄从一百公里外的市里来到这个小山村。这天也是一个赶集的日子,在这里每逢农历的三六九日都是集市,集市在农村中是特有的一种商品交流的场地,人们需要买些什么或是卖些什么,都会到这里来交易。

凌霄看着集市上的忙碌的人群,很是新奇,就像是市里的农贸市场,但在这里进行交易却显得杂乱无章,这些使她不禁想起了在市里那些常常被城管驱赶的摆地摊的小贩们。但在这里好像是合理合法的。

凌霄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小山村的村口,“爷爷!蓝天宇家怎么走?”凌霄看到一个头戴着被雨水淋得发黑的破草帽的老爷爷走了过来,连忙问道。

“蓝天宇?不知道。”老爷爷摇了摇头说。村子很小,老爷爷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八十年了,这村里还没有他不认识的人,只是这个蓝天宇他还是头一回听说。他遗憾地摇了摇头,令他想不到的是,村里还有他不知道的人。

凌霄傻愣愣地站在那儿,这山村本来就小,在这时根本就见不到第二个人,大多数人还在集市上呢!她还能向谁打听呢?

“姑娘,你是从市里来的吧?”老爷爷上下打量着凌霄。

凌霄一怔,“您是怎么知道的?”她今天来这里并没有刻意打扮,而是很随意地穿了一件白底碎花的连衣裙,这件连衣裙还是她从地摊上买来的。之所以这样,就是想拉近和蓝天宇的距离。她不想让他再把她当成一个娇气的公主。乍一看上去,她就是一个十足的村姑打扮。她不知道这个老爷爷是怎么看出她是城里人的。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气质吧!

“嘿!这还用说吗?你这举止就不像本地人。”老爷爷看到凌霄很是失落的样子,又说道。

“我们这个村只有一户姓蓝,这家只有祖孙两人,老太太在集市上摆个小摊,这阵子应该还在集市上,不知道她孙子是不是你要找的人,可他一直在外地上大学,放假的时候都很少回来。”

“那他叫什么?”凌霄急切地问道。

“人们都叫他小宇,大号就不清楚了。唉!”老爷爷叹了口气,又像是对凌霄说又像是自言自语,“那可是个苦命的孩子呀!”说完蹒跚着向村里走去。

“就是他了,一定就是他。”凌霄仿佛就认定了老爷爷说的那人就是她要找的人。

于是凌霄追了上去问道:“爷爷,那他家住在哪里?”

“喏!就在那边。院里有一棵大槐树的就是。”老爷爷用手一指,在一处山坡上只有着那么几户人家。

凌霄向老爷爷道谢后,就急急忙忙地朝着那山坡走去。远远地就瞧见了老爷爷所说的那棵大槐树,有了目标就好找了。

凌霄来到那个有着大槐树的院落前,院墙是用石头砌成的,并不算高,她站在院外都能看到院子里,院门是用荆条编的。房子也很是低矮,是用石头和青砖混合着砌成的,想必这房应该有些年头了,比她的年龄要大得多,说不定比她父母的年龄还要大。

在凌霄的心头涌现出一阵酸楚,令她想不到的是,蓝天宇竟然生活在这么艰苦的环境里,他的家太穷了。此时凌霄才似乎知道了蓝天宇为什么拼命地学习去挣那奖学金,在没有课程的时候,还要出去当家教挣钱,是她误解了他。原来他那上大学的学费都是自己挣来的。

最值钱的也许就是院中的这棵大槐树了。大槐树很挺拔,树干很粗壮,几乎一个成年人都搂不过来,这槐树想必也有些年头了。站在院墙外的她,早已经闻到了槐树花散发出的浓郁的芳香。她仰起头向开满了淡黄色的小花树冠上望去,无数的蜜蜂在采着花蜜。

突然间,她的眼前一亮,在她的脸上也浮现出了惊喜的神色。一簇簇红艳艳的凌霄花呈现在了她的眼前,就在那大槐树的树干上枝杈上都爬满了凌霄花藤。

她叫凌霄。因为凌霄花是美的化身,是正义的化身。她不由地想起了蓝天宇。往事不由地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那是在四年前的事了,那年凌霄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京城一所很有名气的大学,在报到的第一天晚上,她怀着激动的心情,想熟悉一下这所她将要生活四年的校园。凌霄独自一个人沿着花园的甬路慢慢地走着,一边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了花园的边缘,再往前走就是围墙了,这里已经没有散步的学生了。

正当凌霄想着是否该回去的时候,突然从黑暗的角落里窜出三个人来,凌霄吓得“啊”了一声。

这里的光线过于暗淡,只能看到这三个人的轮廓,根本看不清来人的脸,影绰绰地看到每个人还都戴着墨镜。她马上意识到,她这是碰上坏人了,好人大晚上的还戴什么墨镜?

“小妹妹,你好寂寞哟?让哥哥陪你玩玩?”

“我不认识你们,我要回去了。”凌霄的声音有些颤抖,她刚要转身往回走,一个人已经挡住了她的去路。

“走什么?玩完了不就认识了吗?”这个人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就去摸凌霄的脸蛋。

此时凌霄简直怕得要死,她想她今天就要死了。她无助地向四下看去,只有远处有着那么一丝光亮外,到处都是黑漆漆的。她真想打自己几个耳光,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地就跑到这里来了?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笨蛋。她本以为在这大都市里,在这么有名气的大学校园里,怎么还会有坏人呢?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幼稚,难道在天子脚下就没有坏人了吗?坏人的脸上又不会錾字。

就当她感到绝望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断喝:“住手!”来人正是刚刚入学的蓝天宇。

“哟嗬!出来挡横的了?”这时一个流氓朝着蓝天宇走了过去,说:“信不信老子今天废了你?老子想做什么,还没有人敢拦着呢!”

说着就是一个冲天炮朝着蓝天宇打来,蓝天宇一侧身躲了过去,却是身形一转,转到了流氓的身后,飞起一脚踹在了流氓的屁股上。流氓一个狗吃屎趴在了地上。

另外两个流氓见同伴吃亏了,连忙从腰间拔出匕首冲了上来,其中一个怒喝道:“呵呵!想不到还是个练家子,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拳头硬还是老子的刀子硬。”

蓝天宇一把抓住了流氓持刀的手,把刀锋扭向了一边。另一只手在流氓的肘窝处就是一拳。流氓的刀“当啷”一声刀落在了地上。

另外一个流氓也挥舞着刀子窜了上来,凌霄紧张地张大了嘴巴,心脏砰砰地急速地跳动着,几乎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过于紧张的她甚至都忘记喊人和报警,就这么呆呆地看着蓝天宇和流氓搏斗。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手电光照射了过来,随即有人喊道:“干什么的?”

两个巡逻的保安走了过来,凌霄这才想起喊人来了,“来人呐!抓流氓。”

三个流氓见事不妙,连忙一阵风般地跑掉了。随即两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走到了近前。

“你们是那个系的?大晚上的怎么跑这里来了?”

凌霄惊魂未定,用颤抖的声音回答道:“刚才这里有流氓。”

“赶紧回吧!一会儿就要熄灯了。”保安并没有追问流氓的事。他们把凌霄两个当做了恋人而已。说完径直走了,对于谈恋爱的学生,他们是司空见惯的,并没有什么新奇的。

“你也是新生吧!”

凌霄“嗯”了一声。

“那我送你回去吧!你们的宿舍在哪?”

“就在那边。”凌霄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一路上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当走到校园的一栋楼前马路上时,路灯才明亮了起来,凌霄这才借着路灯看到了蓝天宇的脸,蓝天宇的脸略显清瘦,身材也有些瘦削。

凌霄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就是这个人打跑了三个拿着刀子的流氓?这人应该是会武功吧!”她想。

“哎呀!你的手!”凌霄突然惊叫起来,

原来蓝天宇的手背上还在滴着血迹,这可能是被那流氓的刀子给划破的。

蓝天宇低下头看了一下,很平静地说:“哦!没关系,只不过是蹭破一点皮。”

“还是去医务室吧!”凌霄扑闪着一双大眼睛瞧着蓝天宇,等待着他的回答。

“没有那么娇气。”

凌霄掏出一块手帕,说:“那,我给你包扎一下。”说着就把那块花手帕系在了蓝天宇的手上。

蓝天宇还是头一次距离女同学这么近,他羞涩得要命,简直比大姑娘还要腼腆。

凌霄望着蓝天宇远去的背影,才想起还不知道这人叫什么呢,人家救了自己而且还受了伤,自己连一声谢谢都没有说,这也显得太不近人情了。

当凌霄再次遇见了蓝天宇时,是在开满了凌霄花的长廊里,长廊上面爬满了凌霄花,当时凌霄花开得正艳。在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朵红霞,那色彩比廊檐上的凌霄花还要浓。

“是你?”凌霄看到了在长廊里乘凉的蓝天宇,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个曾经救过她的人。显然她很激动。

“噢!是你呀!”蓝天宇很不好意思地说:“你的手帕弄脏了,回头我给你买块新的吧!”

“不必了。我还没有谢你呢,对了,你叫什么呢?”

“蓝天宇,蓝天,宇宙。”蓝天宇平静地说道,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流露。

“好霸气的名字哟!”凌霄的话语里一半是戏谑一半是敬佩。

“那你呢?”蓝天宇反问道。

凌霄听得出来,这只不过是他出于礼貌地问话。但她还是蛮有兴致地回答道:“我叫凌霄,好听吧!”

她歪着脑袋看着蓝天宇,扑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等待他的夸赞。蓝天宇抬起头望着廊檐上盛开着的凌霄花,像是若有所思又像是喃喃自语地说:“凌霄,凌霄花。”

“那你一定是想知道这名字是怎么来的吧?”话一出口,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她从来还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自己这名字的来历,尤其是一个年轻的男人。但她还是很自豪地说出了这名字的来历。

“在我出生的那天凌霄花开了,医院住院部的大楼上爬满了凌霄花藤,一直爬到了我母亲住的那间病房的窗台上。当我母亲从昏睡中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刚刚出生的我,而是窗口那红艳艳的凌霄花。她嘴里念叨着:‘凌霄花,凌霄,凌霄。’一旁的父亲听到了,说:‘你是说咱女儿就叫凌霄吗?’于是在我出生的当天就有了名字。”凌霄克制不住地笑了起来,她几乎还陶醉在那美妙地回忆当中。

蓝天宇却表现得没有任何反应,他眼前的那凌霄花,忽然化作了一滩滩鲜红的血迹。那就是他姑姑的血。

“你在想什么?”凌霄见蓝天宇呆愣在那里连忙问道。

“我想起了姑姑,我姑姑也叫凌霄。”

“那太巧了。你姑姑漂亮吗?”凌霄睁大了眼睛瞧着蓝天宇。

“漂亮,很漂亮!”蓝天宇的话语很沉重。他好像不愿提起,但由于凌霄很激动,根本就没有听出来。

“那你姑姑她现在在哪?”

“她,死了。”说这话时他鼻子酸酸的,有些要哭的感觉。

凌霄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她的声音很小,小得几乎只有她自己才听得到。

“那是过去的事了。”

蓝天宇讲起了他小时候的事,讲起了那段不同寻常的往事。

蓝天宇从小就对凌霄花充满了敬畏,就因为他好奇,揪下几朵凌霄花拿在手中玩弄的时候,被他父亲看到了,上来就是一顿暴打。

故事发生在他五岁那年,有一天,小蓝天宇不知怎地发现了大槐树上开满了红色的喇叭花,当然他还不知道那是什么花,只是把那些花称作了“小喇叭”。

他的个子太矮,根本就够不到那红艳艳的小喇叭,如何才能弄到那些小喇叭呢?他突发奇想,假如把那藤蔓弄断了,从下面一扯那些小喇叭,不就被拉下来了吗?小蓝天宇找来一把小刀从下面弄断了一根最细的藤蔓,他几乎都要使出吃奶的劲才,从众多的藤蔓中扯下一条来。折断的凌霄花枝叶也是落了一地,他如愿地拿到了“小喇叭”。

就在他得意忘形之际,父亲突然从外面回来了,当父亲发现那一地的枝叶,就知道发生什么了。父亲一把揪住小蓝天宇的脖领子,另一只大巴掌则狠狠地落在了小蓝天宇的屁股上。小蓝天宇拼命地哭叫起来,他不知道一向慈爱的父亲,怎么突然间会发这么大的火,会这样无情地打他。

福建癫痫医院排行榜
癫痫患者有哪些表现
用什么方法治癫痫病好

友情链接:

狼飡虎咽网 | 青岛金典 | 批西游记 | 成都创业园 | 大气压强习题 | 搜狐邮箱客服电话 | 江南的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