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冯绍峰多少岁 >> 正文

【江南小说】安与左妮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手指在键盘上敲敲停停,左妮看起来很苦恼。她的确很苦恼。WORD的页面上只有“辞职信”三个字,接下来该怎么写,她还没有想好。

安的工作室里静悄悄的。左妮知道,今天他不会出现在那里。他正坐在飞往法国的飞机上。

法国是左妮很向往的一个城市。她最欣赏的设计师就在那里。她很努力地存钱,很努力地学习法语,想着总有一天会梦想成真。

梦想,总是不那么容易实现。

电话突然响起,左妮被吓了一跳。她调整好情绪,用职业性的语调向电话彼端的人问好。

“是我。”安的声音。“叫司机到机场来接我。”

“啊?”诧异的声音一出来,左妮赶紧捂住嘴巴。

“我希望三十分钟后能够看到来接我的车。”安说完后自顾自地挂断了电话。

“他不是在飞机上吗?”左妮边自言自语边拨通司机的电话。交代好后,她重新对着电脑在头脑里组织辞职信的内容。

一个小时后,安风风火火地走向工作室,后面跟着提着好几个袋子的第一助理艾丽。她看起来好不狼狈。艾丽把袋子扔到左妮的桌上,小跑上去跟着安。

看着狼籍的桌面,左妮耐心地一样一样地收拾整齐。两张电影票从其中一个白色的袋子里滑出来。左妮看了看,是她很喜欢的一个导演的戏的首映票。她一动不动地看了设计独特的票好几秒才恋恋不舍地把它们放回袋子里。

艾丽从工作室里出来,神态很不自然。左妮想,肯定是挨骂了。

“安让你进去,带上这些袋子。”

左妮也不在意艾丽有些刺耳的语调,微笑地答应着便提着袋子向工作室走去。

没有播放安喜欢的摇滚乐,整间工作室安静得有些诡异。左妮提着袋子笔直地站在安的办公桌前,微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等着挨批的孩子。自从决定辞职以来,对于安,她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安的双腿架在办公桌上,背部陷进椅子里,样子看起来有些疲惫。他一一告诉左妮那些袋子的去处。左妮拿出笔记本,飞快地在做记录。

“那电影票呢?”

“电影票。”安似乎在思忖。他把脚放下来,站起来慢慢地踱到落地窗边。

见安许久没有说话,左妮试探性地问道:“让安妮小姐陪您过去,可以吗?”

安妮是安的最新绯闻女友。安身边的女人有很多,看起来关系都不错。可安却从来没有公开承认过这其中有他的女友。

安转过身,看了看左妮,说:“你跟我过去。”

“啊?”安又赶紧捂住嘴。

安挑挑眉,“有什么问题?”

问题可大了。这句话,左妮不敢说。她想了想,说道:“我没有合适的礼服。”

安说:“把手头上的事交给艾丽处理,你跟我来。”

“啊?”又发出这个音,这回左妮连捂嘴的动作都不敢做了,只能把头低得很低。

“我只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听到这句话,左妮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跑出去把安交代的事处理好。十分钟后,她准时出现在安的工作室里。

“跟我走。”安拿起办公桌上的车钥匙,大步流星地走在前头。

左妮几乎一路小跑跟着他来到停车场。

这一天,在左妮的生命中出现了很多个第一次。第一次坐上价值好几百万的名车,第一次把一件能花掉她两年工资的名贵礼服穿在身上,第一次见到平日里只能在电视或者杂志里看到的名人,第一次现场观看气势宏大的首映式典礼,第一次和安牵手。

左妮突然有种想要放声大笑的感觉,也想要放声大哭。

整个过程,她战战兢兢地站在安的身旁,寸步不离。她怕一转身安就不见了,怕在这种陌生的场合无依无靠。安似乎明白她的心思,整晚没有离开过她半步。

电影中有些德语,左妮听不懂,只好假装认真地看着屏幕。她不安分的双眼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他们脸上的表情极其相似。他们听得懂吗?她真的很想知道。

安突然靠过来,在她的耳边轻轻问道:“听得懂吗?”

左妮老实地摇摇头。

安做了件让左妮非常吃惊的事。他竟然一句一句地将德语台词翻译成中文说给她听,用一种说悄悄话的暧昧姿势。感觉到安的气息在耳边和脸颊上萦绕,左妮不由自主地红了脸颊,耳根更是发烫起来。心跳加速。

热闹奢华的首映式结束后,一切归于平静。

左妮坐在安的车上,感受到夜风的凉意,脸上的红晕渐渐散去一些。车平稳地向前开去,她不知道安将会带她去哪里。

车停在她租的公寓前。公寓灰白的外墙和安的银白色的车形成鲜明的对比。明显的格格不入。

安绅士地为她打开车门。下车的时候,她的脸又红了。

“今晚你感觉还好吗?”

“很好。谢谢你。”左妮的声音低得几乎消融在风中。

“你今晚很漂亮。”

左妮觉得自己不止是脸红了,而是连身子都发烫了。“谢谢。”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微微地颤抖。

“今晚辛苦你了,好好休息。”安俯过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印下一吻。

左妮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快僵硬地不受控制了。安今晚实在是制造了太多的惊喜了。

“这衣服……”

“喜欢吗?”

左妮点点头。只要是女生都会情不自禁地爱上这种美丽梦幻的礼服的。

“送给你。”

“啊?”左妮已经记不清今天是第几次发出这个音了。

安笑了,跟她道了声“晚安”后便开车离去了。

左妮定定地站在原地。安笑了。安发然笑了!这是左妮第一次看见安的笑容。安的笑容,很好看。

她开始怀疑今晚发生的一切会不会是个梦。当十二点钟声敲响的时候,灰姑娘的梦就醒了。可是十二点早就过了。左妮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很疼,疼得她的脸都扭曲了。真的,一切都是真。

“啊……”顾不上时间是凌晨三点多,左妮兴奋地大叫大笑起来。

今晚肯定是个不眠夜。

第二天,左妮毫无意外地带着双熊猫眼去上班。打开电脑,她又看到了那封还没完成的辞职信。昨日的激情立刻冷却下来,如昙花一现般短暂。她的理智告诉她,她现在最该完成的事就是打好辞职信,交给安,然后重新找一份适合她的工作。

权衡利弊,左妮很清楚什么是该要的,什么是不该要的,什么是要得起的,什么是要不起的。下定决心后,她很快把辞职信打了出来。

下午,安才出现在工作室内。他的心情看起来应该不错。

左妮怀着忐忑的心情揣着辞职信走走停停地来到安的工作室门前。她深吸了口气,调整好情绪,敲响了工作室的门。

“进来。”

推开门,看到安的背影,左妮紧张起来,手心有些出汗。

“什么事?”安转过身来看着她。

犹豫了好几秒钟,左妮才用两手把辞职信递到安的面前,脸朝下,说:“这是我的辞职信。”

“给我一个原因。”安接下辞职信。

双手放下,左妮暗暗地松了口气。她抬起头,看着安,说:“这不是我想要的。”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去法国,去见我最欣赏的设计师。”

“这跟辞职有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我的神经能在这种无规律高强度的工作环境里支撑多久。我不想给你们带来麻烦,也不想勉强自己。”

“我也可带你去法国,也可以让你见到那个设计师。”

左妮摇摇头,动作轻柔却带着显而易见的坚持。“我要靠自己的能力去实现我的梦想。”

安不再说话。

左妮又低下头。她无法和安对视太久。安的目光,有种凌厉的令人不自觉地深陷进去的魔力。她想,这大概是安脾气差却仍旧有很多人不离不弃地跟在他身后的原因之一吧。

安把辞职信塞回左妮手中。“我没有记错的话,到这个月底,你的工作时间就满半年了。到时候再把辞职信给我,我会批准的。”

左妮想了想,离月底还有十一天,她应该坚持得住。于是,她答应了。

安和左妮真的去了一次法国,为的是一次拍摄任务。

蓝天,阳光,沙滩,大海,美人,华服。这就是左妮眼中的拍摄现场。她甚至能想象出拍出来的照片放在杂志封面的效果,肯定很惊艳。

左妮站在一架大大的风扇旁,把手伸到风扇前,让手中的纸屑顺着风飞向模特的周围。来到法国三天,都是在忙碌中度过。今天是最后一天,她在想今天是否有机会能够去看看酒店附近的一个公园。

“啊!”一阵惊呼声打断了左妮飞得老远的思绪。她看到站在一块大石块上的模特脚下一滑,整个人失去了平衡,眼看着就要从石块上摔下去。

离模特最近的左妮几乎是一个箭步地冲上去扶住模特向下倾倒的身体。两人双双摔进海水里。

背部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感,左妮疼得差点晕过去。她让有些吓坏了的模特从她身上起来。确定模特没有受伤后,她松了口气。她试着从海水里爬起来,却不成功。

安跑到她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把她扶起来,焦急地问道:“你没事吧,有没有弄伤?”

不知怎么的,见到安,左妮假装的坚强瞬间瓦解。她红着双眼,勉强地用手指了指背部,说:“疼。”

安赶紧检查她背部的伤。这一看,把安吓了一跳。应该是被海里的石块磕伤了,有些血肉模糊。安背起左妮,边急急地往医院的方向走去边说:“别怕,很快就到医院了。”

“嗯。”伏在安的背上,左妮真的不感觉害怕。

背部很疼,她把脑袋搁在安的肩膀上,闭着双眼,尽量让自己的思绪飘远些。

“左妮?”

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着急和担心,左妮睁开眼,问道:“怎么了?”

“你再坚持一下,很快就要医院了。”

“嗯。”左妮在他的肩头上下蹭了蹭,又闭起双眼。

“左妮。”

“不要闭上眼睛好吗?这样会让我感到很不安。”

“好。”对于安的话,左妮一向不懂得拒绝。

处理好伤口后,安和左妮回到了酒店。

伤口对左妮并没有带来太大的不便。除了趴着睡觉有些难受外,她倒没有什么不适应。因为这个伤口,左妮在法国多待了一个星期。可是,这一个星期除了酒店,安哪儿都不许她去。她只能站在酒店的窗前,眺望不远处的期望已久的公园。

一次,趁安去商谈杂志选题的间隙,她去了公园。果然是个很漂亮的公园。她在里边走走停停,舍不得离开。她和一个法国老太太很投契。老太太是个热情的人,给她讲了很多关于这个公园的故事。

安的一个电话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你在哪里?”

安的声音听起来很着急,左妮直觉地知道他生气了。“我在酒店前边的公园里。”

“你别动,我过去找你。”

安找到左妮的时候,她一个人坐在一张石凳上,视线停留在脚边的一朵红色的小花上。

“我应该告诉你我来了这里。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这句话,在安来之前左妮就想好了。

安坐到她的身边。“你的伤口还没痊愈,不该乱走。”

“可是整天待在酒店里,我都快发霉了。”左妮撅起嘴角,看起来像个委屈的孩子。

“以后想来的话,跟我说一声。”见到左妮可怜的样子,安的语气不自觉放软了。

“我们不是明天就回国了吗?”

安露出略微尴尬的笑容。“我差点忘了。”

“走吧。太阳下山了。”左妮小心地站起来,她怕扯痛伤口。

第二天,他们坐上回国的班机。左妮望向窗外,恋恋不舍的模样。

“再见,法国。我会回来的。”她在心里说道。

回到公司后,左妮再次把辞职信递到安手中。“今天是月底了。”

安看了她好一会才问道:“一定要走吗?”

“把这份工作留给那些真正热爱它的女孩吧,她们比我更需要它,也更适合。”

安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黑盒子,说:“这是给你的。”

左妮瞪大双眼看着他,没有伸手去接。

“离职礼物。”安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不自然。

左妮轻笑出声。她接过礼物说:“谢谢!”

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回过头说:“以前有个男孩子喜欢了我一段很长的时间。有一天,他送给我一件礼物。他说,我觉得你应该要有一对耳环。那时候的我从来不戴耳环。我对他说,我没有耳洞,也不喜欢耳环。懂我的人会送我一条别致的项链。”

说完,左妮便收拾东西离开了公司。

坐在回家的地铁上,她开始懊悔。

“我怎么会跟他说那些奇怪的话呢?”她自言自语道。

回到家,左妮迫不及待地打开安送的礼物。她吃惊地张大了嘴。那是一条设计简洁却不失特色的项链,而且刚好是她的最爱之一。

他为什么会知道她喜欢这条项链。左妮想了很久还是想不明白。她又想起了那番话,突然有种想找个地洞钻下去的感觉。

手机响起。屏幕上显示安的号码。

“到家了吗?”

“到了。”

“看了礼物吗?”

一提到礼物,左妮的脸立刻红了。她小声地说道:“看了。”

“喜欢吗?”

声音卡在喉咙里,左妮觉得很窘迫。她想,幸好安不在她面前,不然就糗了。

“我决定去法国总部。明天就走。”

“啊?”

“明天早上十点三十五分的班机。”

“哦。那祝你……”

左妮的话还没说完,安就打断道:“你愿意和我一起过去吗?”

“啊?”

安突然笑了。“你好像很喜欢‘啊’这个音。明天,我在机场等你。无论答不答应,我希望你能亲口告诉我。”

“什么意思?”左妮发觉自己的思路快跟不上安的话了。

安又笑了。“傻丫头。”

第二天,九点五十分。人来人往的机场。

“对不起,对不起,路上塞车。”左妮出现在安的面前的时候已上气不接下气。

“别着急。”安伸出手扶住她。

“我们快登机吧,不然就来不及了。”左妮边说边拉着安向登机口跑去。

两人并排坐着。

安说:“你知道跟我走代表什么吗?”

左妮肯定地点点头。“知道啊。我会继续做好你的小助理的。”

“还要做好我家的女主人。”

左妮偏过头作沉思状。她的眉头微蹙,似乎有些为难。“这可难说了,小助理被欺负了可以辞职,女主人被欺负了可只有在角落里偷偷抹眼泪的份了。辞职了有人会着急会哄,抹眼泪某人可未必在意了。”

安好笑地用食指刮了下左妮的鼻梁,说:“那要不要来个试用期什么的?”

“好啊。”

左妮把手放进衣兜里,手指碰触到一个冰凉的物体。那是昨天安送给她的项链。昨晚,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她无意中看到刻在链坠上的一行小小的字。她眯着双眼仔细分辨,终于看清了上边的内容。那是一句法文。

Jet\\\\\\\\\\\\\\\'aime.

就是这行差点被忽视的字让她下定决心跟着安去法国。她突然发觉,在安面前的忐忑不安的感觉,原来不止是对上司的一种敬畏,更多的是一种暧昧的心如鹿撞的喜欢的感觉。

爱情来到的时候,就该及时抓住。

癫痫发作的精神症状
癫痫病的手术治疗费用贵不贵
安徽治癫痫专业医院

友情链接:

狼飡虎咽网 | 青岛金典 | 批西游记 | 成都创业园 | 大气压强习题 | 搜狐邮箱客服电话 | 江南的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