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管道重量计算公式 >> 正文

【江南小说】新月痕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是一个剑客,在江湖中行走两年了,隐约只记得自己姓陈,真名已经忘记了。

师父一直叫我,臭小子。

同道中人给我取了一个名字,风残雪。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叫我,但我对这个名字,说不出来的喜欢。

近来这一年中,不断的有些高手来找我,他们想要和比剑,想方设法的要打赢我。有一次,我捉住一个垂头丧气的人,他刚刚败在我的剑下。我问他,为什么一定要打赢我。他说,只要打赢了我,就能成为天下第一的剑客,就会有无限的荣耀和财富。

这令我多少有些沮丧,一个剑客,如果为了这些身外之物而不停地找人决斗,那么,练剑还有什么意思呢?

那个人在走的时候对我说,记住,我叫常山,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我一定会成为武林中的第一剑客,不管用什么方法。

我对他的话不屑一顾,一个如此争强好胜不择手段的人,不配在我眼里留下任何痕迹。

他走后,又有另一波人来找我,在没动手之前,我问,为什么一定找我?

他们说,因为我杀了江南四枭,他们两年前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高手,但被我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全杀了,从此,我就成了他们的目标。

想杀掉和打败的目标。

江南四枭!

关于那一战的记忆,我已经模糊了,好像是为了救一个女孩子。那时,师父刚刚离去,我第一次在江湖中行走,不想,就在一个林子里遇见他们,他们正在欺负一个小女孩。

那是我第一次杀人。

我没有想过要杀他们,只是,他们觉得,我坏了他们的好事,都想要我的命!

那一天,夕阳很美,我看着剑上鲜红的血,愣了很久。

我的功夫是师傅教的。师父的功夫有多高,我不知道,我知道,只要我愿意学,他什么都肯教。

没有遇到他之前,我是一个孤儿,手里捏着一块饼,被人追得走投无路。

然后,他就出现了,他为我打发了那群人,把我带回了他家——一个街口的小茶棚。

就在那里,我拜他为师,从此,相依为命。

谁也不知道,一个看茶棚的小老头,竟然身怀绝技。

但是,他从来不教我杀人,他说,剑都是正义的,居心叵测的人,不配拿剑。他收我为徒,是不想辛辛苦苦悟出来的功夫,就此失传。

他在我心里的地位,无人可代。

可是,两年前,他离开了。

临死前,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你一定会成为新的武林至尊,记住,拿好你手中的剑,切不可为非作歹。

师父永远的离开了我,那一天的夕阳,也很美。

我知道,我的生活,不会再平静了。

武林中人,自行捐资,悬赏十万两,要我的人头,并且,谁杀了我,谁就可以成为新一代武林至尊。

我不明白这些所谓的正义之士要折腾到什么时候,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坏人,更不想当什么武林至尊,我也想不出自己做过什么坏事,或妨碍了他们什么,要让他们如此大费周章。

他们,总是喜欢打着这些莫须有的幌子,来满足他们的私语和虚荣,他们说,任何一个无敌的人,都会不断的受到挑战。

他们不配在江湖上行走。

越来越多的人,想要打败我,他们揣着自以为是的花拳绣腿,在我面前信誓旦旦,风残雪,你的死期到了。

最终,我留了他们一条命,人活着,真的不容易。

有时候,我很羡慕那些街边的小贩,他们做着小本生意,心满意足,天黑了,就可以回家,和家人共享天伦之乐。就像曾经,我跟师傅一样,在路边开一个小茶棚,与世无争。

可是,这天,有一个小贩的摊子被一群混混砸了。

原因是,她长得漂亮,被混混头子看上了。

她在他们的拉扯下挣扎着,宁死不屈。她长得的确漂亮,朴质的衣服,简陋的首饰,也难掩双眸的水灵和脸庞的清秀。

那一刻,我剑出鞘。

有些血溅到她身上,她吓坏了,蹲在地上尖叫起来。

我扶起她,说,没事了。

她看着那些负伤逃走的混混,瑟瑟发抖,嘴唇颤动着,我知道,她想说谢谢。

我不需要她的感激,转身走了。

她一直跟着我。她说,得罪了那群混混,他们不会放过她,她要我带她走,她愿意做牛做马,为奴为婢。

她说,她叫新月。

我答应了她,带她一起走。同是天涯沦落人,我不忍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

一个人,呵呵,我也是一个人。

新月是一个很开朗的女孩,她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她跟我讲他在街边见到的那些或悲或喜的事,十分生动。

我静静的听着,我喜欢听这些事,感觉它们也曾在我的生活里发生过,但现在已经久远了。

新月见我不说话,止住了,问,残雪哥哥,我是不是很烦。

我摇摇头,想告诉她不烦,转头,就见她的双眼闪耀在夕阳的光线里,异常好看,她的身影是金色的。

新月还是一个能干的女孩,她很勤快,烧得一手好菜,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能喝到她端上来的一碗热汤。

在这样的富足的生活里,我在知道,这两年我是多么的孤独。

我再也不想离开新月了。

但是有一天,有一个人拿刀架在她脖子上,我才知道,她跟着我,是多么的危险。

那是一个凶恶的人,有着蓬乱的头发,发黄的牙齿,粗俗的语言,他挟持新月,冲我喊,风残雪,要想救这如花似玉的小女孩,就把剑放下,不然,我就割断她的脖子。

新月吓得发不出声来。

我看着她可怜的样子,乖乖的放下了剑。

那个人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我想他应该是在武林至尊的光环中旋转着。可惜的是,梦太美,终究要醒来。他的表情僵住了,然后,重重的倒在地上。

死不瞑目!

我忘了告诉他,风残雪,没有剑,一样可以杀人。

越来越多的人把新月当成了我的弱点,我不喜欢这样,所以,当我不耐烦的时候,我毅然的了断了他们。

渐渐地,我有些麻木了。

好在这时候,新月说,残雪哥哥,我们去隐居吧,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平平静静的生活,不要再管江湖上这些事了。

我点点头,江湖事,我从来都没想过要管。

我们在一个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里住了下来,我为我们的小茅屋取了一个名:雪韵江南。

新月看了,拍手称赞,风过无痕雪犹韵,剑指离魂似江南。好名字啊!

我对着她笑笑,想不到,她还能吟出这样美的诗句。

她一脸羞涩,说,残雪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

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我带你去看夕阳。

那一天的夕阳,是我这一生中见过最美的,新月在金黄的余晖下又跑又笑,像一个顽皮的精灵。

夕阳一点一点的退去,新月累了,靠在我的肩上睡得香甜,她的气息轻轻地触碰着我的脖颈,让我觉得安全。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自从师父走后。

夕阳没有了,可我依然舍不得离开。

这里的村民待我们很好,他们以为我和新月是夫妻,常常夸我们郎才女貌。

郎才女貌,要真能这样,该有多好。

在这里,我找到了一种全新的宁静,我希望能和新月,就这样永久的生活下去,没有争夺,没有杀戮。

有一天,新月到镇上买了一坛酒,回来说,残雪哥哥,你娶我吧。

我一时愣了。

半响,才缓过神来,说不出一句话。

我从没想过,我这样的一个人,居无定所,江湖飘摇,也会有如此一个红粉知己。

她见我不说话,急了,你是不是不要我,你是不是……

我不等她说完,一把揽她在怀里,新月,要,当然要。

她破涕为笑,残雪哥哥,那你要答应我,以后,不管你走到那儿,一定要带着我,不许抛下我。

我点头,新月斟了酒,我一饮而尽,从来没有这样开心过,我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新月的那张如花似玉的脸,在烛光的映照下,她的脸愈发的晶莹红润。我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总之是醉了,新月的脸渐渐地模糊开来。

醉了!

我是被一个噩梦惊醒过来的,我梦见新月离开了我,永远的离开了我,就像师傅一样。我又一个人了,不知所措……

醒来,我已被五花大绑。

眼前出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他得意的笑,风残雪,你没想到吧?

他的身后,跟着新月。

她不敢看我,低着头走了出去。

我的心刺痛了一下,一直以来,我多希望是自己猜错了,可事实上,我到底还是欺骗了自己。

一开始,我就知道,她不是普通的小贩,她不是真心想和我在一起,她接近我,另有目的。

可是,新月,这一切,我都不在乎,那怕知道酒里有迷药,还是义无返顾的喝了。

那个人,叫常山。

他曾经败在我的剑下,走时,对我说,记住,我叫常山,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我一定会成为武林中的第一剑客,不管用什么方法。

如今,他做到了,他占有了我的剑。

用一个胜利者趾高气扬的姿态对我说,真是没想到,你这样的人,还会多情,还会对一个女人产生感情。像你这样,注定要失败的,一个真正的剑客,心肠不能太软,要不然,活不久的。

我看着他的笑容,突然同情起他来,他这样一个只在乎名和利的人,一定没有看过美丽的夕阳,一定没有得到过真正的情感,想想百年之后,那些金银冰冷着他的身体,是何等的凄凉。

他不配做剑客!

我不想跟他废话,说,杀了我吧!杀了我,你就可以成为武林至尊,可以拥有数不尽的金银财宝。

他摇摇头,我已经通告了整个武林,十天之后,召开武林大会,那时候,我会当着武林同道的面,杀了你,然后,顺理成章的坐上武林至尊的宝座。

我想见见新月,最后,我提出了这个要求。

常山爽快的答应了,他说,一个快要死的人,说再多话也是应该的。

新月一身白衣,像个仙子一样出现在我面前,她还是那么美,尽管她的脸上挂满了愧疚之色,她说,对不起。

我笑着摇摇头,不管怎样,是你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爱,是你给了我开心,是你陪着我一起生活,新月,不管你做过什么,我永远是你的残雪哥哥,永远不会不要你。

新月的眼里掉下大滴泪水,她说,对不起,我身不由已,我只是个婢女。

新月告诉我,这次的阴谋,就是常山操作的,他自持剑法高超,早有一统武林的念想,不想,却败给了我,自是不甘心。那些不断追杀我的人,就是他收买的,新月的任务之一,就是暴露我的行踪。

新月说,这次她顺利完成任务,常山收了她做义女,等他一同武林后,她也会跟着荣光无限。

这样也好,在我死前,还能为心爱的人带来一个好的生活,这样,我也就死而无憾了。

她走之前,说,残雪哥哥,我好想跟你再去看一次夕阳。说完,决然的走了。

这句话,我回味了很久,我想,她对我还是有感情的。

十日之期,转瞬即到。

常山府里,坐满了那些来看热闹的武林中人,他们对着五花大绑的我议论纷纷。

他们一定在庆幸,风残雪终于败了。只是,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呢?至少,我不会要求他们什么,但常山一统武林后,就不一定了。

一群愚蠢的人。

常山坐在一旁,满面荣光,笑得阴险。

只是,我没让他的奸计得逞,暗自运功,挣脱了身上的麻绳。而脚上那把大锁,新月早已偷偷为我打开。

座下一片哗然,个个做好了手刃我的准备,这样的机会对他们来说,是公平的。

常山惊愕的看着我,他一定后悔没有穿了我的琵琶骨或废了我的武功。

我没有给任何人机会,朝着人群薄弱的地方飞去。

我几乎拼尽了所有的力气逃了出来,我答应新月的,就一定要做到。

癫痫病治疗用什么方法好呢
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
哈尔滨治疗儿童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狼飡虎咽网 | 青岛金典 | 批西游记 | 成都创业园 | 大气压强习题 | 搜狐邮箱客服电话 | 江南的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