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魔法校园言情小说 >> 正文

【菊韵】你喜欢我吗(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您认识张飞吗?

别误会,不是三国里的张飞,是我的小学同学张飞。

他从小吊儿郎当、脑子很活,成绩却不好,是当年老师眼中的专政对象。他为人仗气、豪爽,乐于帮助人,好打抱不平,是我眼中的英雄好汉。

呵呵,我们小时候在一起的故事,三天三夜也讲不完,还是省略吧。这里我要讲的,是另外两个女人的故事。说到底,我要感谢张飞!因为有了张飞,才有了我从此不同的精彩人生。不然,我,周小宇,依然会在贫民阶层受苦受难,过着暗无天日或被老婆抛弃的日子!

故事该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还是从那天傍晚我遇见的第一位美女开始吧。

“你喜欢我吗?”

傍晚,我正低着头在CC县城的街上走着,迎面碰见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孩子,身材有些微胖,穿一套玫瑰红的裙子,手里拿着一枝褪了色的红玫瑰,挡在我的前面。

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她是不是受了某种刺激?面对这样的女孩,最好的办法是不去刺激她。于是,我脱口而出:

“小妹,你很漂亮,我喜欢你!”

“真的?大哥,你说的是真的?”

她的眼睛顿时有了光彩,整个人也变得兴奋和有精神。

“当然是真的,作为一个男人,我从来不喜欢骗人!”

我尽量说得很诚恳,丝毫不露出任何的破绽。因为,凭心而论,除了身材,她的五官的确长得无可挑剔,尤其是那一张胖嘟嘟的小嘴,在口红的掩盖下有着七八分的妖艳和性感。

“那太好了,大哥,你现在带我回家吧!”

她立刻变得和我刚满一岁的女儿一样大,高兴地拍着双手,还使劲地伸出右手,在她自己的太阳穴上按一下,好像在求证她真的不是在做梦。

这下轮到我为难了!

无缘无故带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回家,如何对老婆解释?又如何能解释得了呢?在老婆谢一欣眼里,原本我就是一个没有用不会赚钱的男人,她早就有了和我离婚的意愿。现在如果我先出轨,那不是让她抓住了把柄么?

“这样,小妹,你还没吃晚饭吧?我先带你去吃点东西,好吗?”

“不嘛,我不饿,我中午吃得很饱。我想睡觉,我要大哥你陪我睡觉!”

她一边说着,一边动手拉我的衣袖。

这下完了!街上的人开始向我们这边靠拢,转眼之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三十六计走为上,还是先离开再说吧。

我伸手拦了一辆的士,拉着她上了车。

我和她并排坐在后座,这个女孩就乘势靠在我的肩膀上。她身上有一种非常好闻的香水味,我却叫不出这款香水的名字。有机会,我也要帮老婆买这一款。结婚一年多,我还从未给她买过香水呢。

“老板,去哪?”

司机在问我。

“这样,先包CC县城逛三圈!”

“大哥,不嘛,我要去你家!”

女孩子伸出一个拳头,在我的脸上轻轻地打了一下,我全身的骨头顿时酥酥的。

这时,前面手机的镜头一闪。

“你在干什么?”

狗日的司机,竟敢偷拍!

“哈哈,小泥鳅,你今天也栽在我手上了吧!我把这张照片发给你老婆,后果就不用我说了吧?”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读书时的绰号?”

“哥们,你属典型的重色轻友!好好看看,我是谁?”

“怎么?你是张飞?你不是在外面打工么,怎么回来了?还学会了开车?”

“大哥,你家住哪儿,怎么还没到呀?”

女孩睡梦中说了一句话,双手搂着我的脖子。

“快了,快了。你先睡吧,到了我叫你!”

我好不容易将她的双手移开,让她整个身子靠在后座上。

“我上个月回来的。你是怎么回事,在你老婆眼皮底下也敢偷腥?”

“你别乱说。我根本就不认识她。刚才在路上碰见的,她就粘上了我!”

“嘻嘻,你真会编故事。这种天下掉美人的好事,我怎么就一次也没碰到哇?”

“那不是时机还未到吗?张飞,我现在下车,这个女孩就交给你了!”

“哥们,是真的吗?你说话算数?”

这么多年,张飞一点也没变,见到漂亮女孩子就迈不开腿。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告诉你的是,我也不认识她。你只要做了,就必须承担一切后果,若有什么麻烦,与我无关啊!”

“那是自然的。我们是啥关系?铁哥们加老同学!你牵的线,我只会感激你!”

“等等,你老婆呢?”

“嗨,说来惭愧,我还一直单着呢,哥们这几年可熬苦啰。今天,总算可以解解馋!”

“那好,我先下车!祝你性福!”

一觉睡到大天亮。

睁开眼睛,老婆谢一欣不见了,女儿周小花在她的小床上睡得正香。

我这才想起,今天是周日,不用上班。

掀开被子,发现自己一丝不挂。不是吧?昨晚,难道跟老婆开战了?

对了!昨晚下车以后,我的脑子里怎么也赶不走那个女孩子的身影,要命的是那种浓浓的香水味道,一直挥之不去。带着这种心情回家,看到老婆,还能彬彬有礼么?

摸出手机一看,九点四十一分!十六个未接电话,其中陌生号码七次,张飞的九次。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先拨张飞的电话。

“怎么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吧?”

“哎呀,你现在才打过来,我就要上你家去找你了!”

“到底什么状况,你慢慢说!”

“废话,我能慢得了吗?你快点起床,我开车来接你!”

“去哪?”

“还能去哪?老地方,现在只有你能救我!”

巴黎春天咖啡馆,是我和张飞高中时期就经常光顾的地方。

老板娘是位年约三十多岁的少妇,长得相当的标致,奇怪的是一直独身。张飞这个家伙,曾经不止一次对我说,如果这个老板娘愿意,他恨不得夜夜做她的新郎。奇怪的是,大学四年,我参加工作也有四年,可是如今的老板娘依旧是八年前的模样,一点也不显老。难道她是吃了一种长生不老的仙丹?否则,按科学的说法,缺少性生活的女人不是老得更快么?除非——

看到我和张飞,老板娘扭着水蛇腰友好地和我们打招呼,“哟,两位小帅哥,好久不见!”

她穿着粉红色的T恤,V型的开口处隐约可见一对饱满的肉球,若是平日,必定看得张飞直流口水,可是今日,他顾不上了。

我要了两杯咖啡,自己的加糖,张飞的不加。张飞这家伙,从小就不怕吃苦东西。比如苦瓜,我只敢吃炒熟的,他连生的都敢吃,而且一次最多吃过三根。

“到底怎么啦?昨晚和那个女孩子没得手?”

“别提了!当然得手了,可是麻烦却来了!”

“有什么麻烦?昨天我遇见她,她好像精神上有点问题!”

“你错了!她根本就是装的!你看看这个。”

我接过张飞递过来的一张字条,上面只写了九个字:

“你睡了我,给我五百万!”下面是一个电话号码,我似曾相识。

我摸出手机一看,正是我手机里未接来电中显示的陌生号码。

“我的电话她怎么知道?你告诉她的?”

“我发誓,我绝对没有!”

我一惊,完了,我们遇上麻烦了!

我们的对手,可能是一个有组织有预谋的诈骗集团。

见我没出声,张飞追问一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主动承认错误,先把她约出来呗!千万要记住,态度一定要诚恳!”

“我知道,我知道,我现在就拨她的电话!”

奇怪的是,一连拨了五次,对方的电话都是显示不在服务区。难道,又发生了什么新的状况?

我认真思索半小时,对张飞说:

“哥们,你现在听我指挥,从现在开始,你别开车,因为你在明处,人家在暗处。对方想要你的小命,易如反掌。为了安全起见,你现在就用手机网购机票,飞回你曾经打工的MH城。到了那边,重新买个手机号,单线与我保持联系。这边剩下的事,我来办。我继续约这个女孩子,直到她出现为止。”

“好的,谢谢小泥鳅!患难见真情。只要度过这次难关,以后我们有福共享,有我张飞一口吃的,就有你周小宇一半。我说到做到!”

“好了,我信你。别再耽误时间,赶快逃吧!”

今天是周一。我同往常一样正常上班。

可当我走到公司门口,发现“创业发展有限公司”的牌子不见了。取代它的,是一块“宏业人才培训集团公司”的金字招牌,字体是新魏,我最喜欢的一种字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拨打经理黄四眼的手机,对方关机。

我只得走上二楼。前台是一位很小的穿着初中校服的女孩子,见面就打招呼,“老板您好,请问您是来报名参加培训的吗?”

“小姑娘,你好!我问一下,这里昨天还是创业发展有限公司,今天怎么换了牌子呢?”

“叔叔,您真会开玩笑!这里一直是我爸爸开的公司哟,我今年十二岁,我爸的公司就开了十二年。因为这是我妈妈送给我爸爸的礼物,当年我妈妈发现怀上了我,就特高兴!”

“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周小宇!”

周小宇,怎么会和我同名?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周小花!”

不会吧,这个小女孩和我女儿同名?

“啊,小朋友,你见过你爸爸吗?”

“没有。我妈妈说,我爸爸在我出生的那年去了MH城,后来就没再回来了!”

“你妈妈呢?叫什么名字?你有她的照片吗?”

“有,我妈叫谢一欣,叔叔您看,这是我们全家的合影。我妈妈手上抱着的,就是我!”

咦,到底怎么回事,我老婆的照片,怎么会出现在这间公司的相框里,我到底是谁?

瞬间,我感到头痛欲裂,一下子晕倒在地上。

醒来,发现我躺在医院里。老婆谢一欣守在我的床边,女儿周小花正在为我削苹果。

“谢天谢地,老公,你总算醒了!”

“我睡了多久?我记得只睡了一天!昨天,我好像还去了公司——”

“爸爸,你整整睡了十二年零三个月!我今年满13岁了!”

“有一个小名叫张飞的叔叔,你认识吗?”

“当然认识。他是我的姨父呀,我大姨,就是他的老婆!”

我把目光投向老婆。在我的记忆中,老婆从未对我提过她还有一个姐姐。

“老公,你先别急。这么多年你睡着了,发生了好多好多的事,等你身体恢复好了,我再慢慢跟你讲,好吗?”

好吧。我的小名是小泥鳅,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宏业人才培训集团公司,真的是我创办的吗?

还有,张飞呢,究竟去了哪里?作为好哥们,我已醒过来了这件事,他不可能不知道呀,除非只有一种可能,他已不在人世?不会的,怎么会呢?他和我同龄,今年才四十二呀。我们曾经相约,每年再忙,也要抽出一天时间,去巴黎春天咖啡馆聚一次呢。

那年,他逃离CC县城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能原原本本地告诉我呀?

完了,一想起巴黎春天咖啡馆,我的头又开始痛起来。

“老公,你又胡思乱想做什么?医生一再告诫说,你现在不能去想过去的任何事情,只要记住现在发生的事就好了!如果你强迫自己去想,头就会痛,身体就不能好好恢复。只有当你的身体完全恢复了,你也就能恢复过去所有的记忆了!再说,过去的事情,有那么重要么?我们一家人,过好眼前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

“是的,老婆,我听你的!”我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可是,只要我一闭上眼睛,我的思绪又飞回到了那间巴黎春天咖啡馆。

妈的,电话一直关机。

这个女孩及她背后的黑社会集团,到底想要干什么?

要钱,别说500万,就是五万,我和张飞两人的家产凑在一起,也不够!

想要逼我们上梁山,不可能呀,我的身子生得单薄,大风一刮就会倒。张飞虽说比我胖点,可他的力气,还不如我呢,连一只小狗都杀不死,就别提去杀人了!难道,是要我们参与贩毒?完了,只要一沾上毒品,这辈子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不行,还是要找到那个女孩!电话不接,那就只好满大街去找,酒店、服装店、宾馆、汽车站、火车站、机场、夜总会、歌舞厅……我就不相信她会一直躲在家里,不出门娱乐和消费。

整整守了三天三夜,我总算看见她了!

哼哼,故伎重演,她又站在街头,手里拿一枝破玫瑰花,在勾引下一个好色的男人!

我一把拉起她,“跟我走!”

“放开我,放开我!臭流氓,你是谁呀?我又不认得你,姑奶奶凭什么跟你走?”

奇怪!她不认识我了?我只好放开她,认真地从上至下把她看了一遍,没错哇,就是那天晚上我遇到的女孩子,连身上的香水味道都没有变。难道,她失忆了?

我摸出手机,拨打那个我已经拨过无数次的十一位数字。

响了,好听的铃声从面前这个女孩子的口袋里发出来。

“你怎么有我的电话?”

她好像记起什么似的,认真地看着我。

“小妹,几天前的傍晚,我们见过,对吗?当时,你还要跟我回家。我们共同上了一辆出租车——你记得吗?”

“好啊,原来是你!快点,带我回家!我天天出来,就是在等你!”

“那好,我们走!我们去宾馆,好吗?”

“随你!只要你喜欢就行!”她忽然变得十分温柔起来。

进了房间,她二话不说,当着我的面就脱光衣服,转身进了卫生间洗澡。

我没有心思看她那诱人的胴体。 我满脑子在想,如何帮张飞摆脱眼前的危机。说不定,在屋角或某个猫眼,已有好几处枪口正对准我的脑袋,只要我稍有不慎,就会命丧黄泉。

“大哥,你也洗洗吧!”

她披着浴巾出来,头发还是湿湿的。

我听话地躲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因为,我的确需要时间思考,下一步,我该怎么办。

“大哥,你能不能快点,我都顶不住了!”

“好了,马上就好!”

我决定好了,我必须以身涉险。如果我不碰她,那接下来的事情,就更不好办了。因为古人有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河南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
黑龙江治疗癫痫医院
云南癫痫的专业医院

友情链接:

狼飡虎咽网 | 青岛金典 | 批西游记 | 成都创业园 | 大气压强习题 | 搜狐邮箱客服电话 | 江南的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