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群龙夺宝关之琳 >> 正文

【荒原】爱的理由(小说·征文)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程凯怎么也弄不明白自己哪里把女友田蜜给得罪了,他哭笑不得的看着手机上一条短信:“我们分手吧。”简单至极,没有原因,没有理由。他突然想起以前追求田蜜的时候说过的一句程氏名言:“爱上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而分手必须要有一个理由。”而现在,显然田蜜把他的这句话当成了耳边风,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发来了一条短信,好在,没有忘记画上一个句号,是不是这就代表一件事情的结束?

程凯长舒一口气,顺手从夹衣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空气中弥漫着烟草的刺鼻味道,但他浑然不觉,既然都要分手了,还在乎别人的感觉做什么?他很想打个电话过去问一下为什么,但当电话号码已经拨好,手指将要按在那个绿色区域的时候,又鬼使神差般的关上了电源顺手丢到了沙发一角“去他的吧!”

恨恨的说出这么一句,程凯就像一个被抽空了气的皮球,颓然的缩回了伸向手机的手,手指夹着的烟在慢慢燃烧中变的灰白,时间的滴答声在这个空无一人的房间被放大了数倍,只余蜷缩成一个问号的程凯正无言的低着头,就像是在询问令他困惑不己的原因,又像是沉默的对抗着时间的流逝,或许,当时光倒流,一切都能够重来。

当然,这只是也许。

(二)

程凯与田蜜,这是一对欢喜冤家。这句评语,是从每一个认识他们俩的人打从内心底里发出的一句感概。好的时候,如同田蜜的名字般蜜里能调出油来,但是一旦爆发为战争,两个人就能像世仇般咬牙切齿,但是,仅仅过了一夜,又能恢复成绞糖稀般的模样,时间久了,面对田蜜的眼泪攻势以及程凯的烟草剖白,友人们都能比较淡定与从容。一如天空中偶尔飘过的云彩,飘过去又飘回来。而关于他们的爱情故事,在有些友人口中,往往能用一句话概括,而有些友人则会告诉你,他们的故事惊天动地,能写一本书。说这句话的叫桃子,是田蜜斩鸡头烧黄纸八拜之交,当然,从这丫头口中所说的都会带些夸张的成份,所以这份惊天动地,在旁人眼中看来,也变的较为容易接受。

“我告诉你啊,追田蜜的那个男的啊,长的也太寒碜了,啧啧啧……什么叫寒碜?叫我怎么形容呢,唔,就是看他的外套袖口,好像永远都有一层油……嘻嘻……”不大的空间里,阳光洒满一地,桃子留给程凯最深的印象,恐怕就是在这充满阳光的房子里,遇到的这个看上去身材较好,眼中却闪现恶魔光泽的女生,一手握着笔飞快的转动,时不时在纸上涂鸦着画着杂乱的爱心符号,一手握着手机,两条腿交叠着垫在屁股下,两片嘴唇飞快的翻动着,与话筒中不知名的某个人,讲诉着关于程凯与甜蜜之间的一些事。

也正是从那以后,程凯每次清洗自己的外套时,都会洒上双倍的洗衣粉,然后用去学校旁边小店两元钱买的廉价毛刷死命的刷着袖口,等干透以后,会就着阳光的折射仔细的查看所谓的那层油,直到视线中的那点光线,渐渐凝固成一个个细微的毛线球以后,才心满意足的穿在身上。至于桃子,那个无时不刻八卦的女生,对付她的武器,也被程凯挖掘了出来,还是学校旁边的小店,五毛一包的瓜子,八毛一袋的花生,足以让那两片呱噪的嘴唇消音一阵子,程凯很满意。就这一点来说,他觉得他对女生的喜好,已经到了掌握五成的把握。千方百计想掌握女生的喜好,只是因为一个她——田蜜。

(三)

田蜜同她的名字一样,甜美芬芳如同蜜糖,私底下很多同学,特别是异性同学都会叫她蜜糖,这块蜜糖吸引着班里班外,学弟学长们各种侧目,大学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大学里的蜜糖也是物以稀为贵。所以桃子这个身为蜜糖最要好的朋友,此时的作用就显的尤为重要。五毛一包的瓜子,八毛一袋的花生,桃子姑娘顺手拈来就能拈来一堆,更不用说可乐、巧克力、冰激淋、KFC等等等等……要不是桃子惊恐于自身体重直线上扬,蜜糖和桃子寝室的姑娘们也只有眼馋的份。

“吃人的嘴软.”,这句老话不错,于是蜜糖的耳朵慢慢的开始生起了老茧:

“蜜糖啊,我看隔壁班里的张生不错也,细皮嫩肉,肤白貌美,关键还是学生会的副主席,你看看,钟你意不,他让我约你明天晚上六点在操场上见,不见不散。”

“蜜糖啊,经贸院的王科学长,人长的高,帅嘛,将就着看也能够的上帅,人家篮球打的好啊,想起他的回旋三分球,哎哟太帅了!”

“蜜糖啊,昨天那个送情书的小哥,我听说他们家有二辆大奔也,虽然人挫了一点,但是他对你真好,玫瑰跟不要钱一样的,你咋正眼都不给人家一眼呢?”

……

田蜜一开始还会用“切”、“哼”、“不”等单音节词语作出内心坚决抵抗的回应,但到了后来,随着桃子的体重直线上涨的同时,她渐渐厌烦了这种无聊的应付,索性将头蒙在了被子下,装睡,一条厚薄不均的被子成了她的保护壳,将她与烦人的呱噪声隔绝了开来。

田蜜她很烦恼。

长的美,不是她的错,她也很少借自己的美貌去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大学的生活,枯燥又单调,田蜜只会在镜子的反光中,才略微的明白自己与同寝室女生些微的差别,好在她的好脾气,让其他女生并不排斥她的美貌,相反,女生们因跟田蜜同寝室而暗自庆幸。显而易见,拿时不时会收到不知名男生的“拜托以及请求”,顺便换来五毛钱的瓜子,八毛钱的花生,甚至还有顶着卡通头的圆珠笔,还有闪着亮光的笔记本,怎么算都是一笔相当划算的买卖。这些小玩意,早就在田蜜不注意的时候,就将她同一阵营的姐妹们俘虏。在这帮姐妹中,桃子是最热心的一个,她抽屉里那本闪着亮光的笔记本里上,一条条一杠杠可都为田蜜记着呢,被姐妹们笑称她是田蜜的经纪人。

(四)

程凯很有自知之明。

他深知一个来自偏远农村的半大小子,身无长物,往人堆里一丢,人堆就能淹没了他,佳人也必不待见他,所以他每次看到田蜜微侧着头,微微扬起的发丝抚在细瓷般的脸上正同身边的人交谈或者互动时,他只是当她是一道亮丽的风景,风景愉人,也愉己,他把大学里的每一天,都当成他口袋里的毛爷爷一样对待,一张毛爷爷,很多时候都恨不得撕成两个毛爷爷用。

三点一线的生活,直到大学生活过半的时候,他才醒悟到一个道理,要想以后的每一天都不饿肚子,只有靠自己现在的每一天努力。所以,他把田蜜甜蜜的笑脸狠狠的埋在了心底,每一次,都站在离田蜜或远或近的地方,注视着心里那道最美的风景。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田蜜把这一句抄录在她的笔记本里,轻轻合上,叹息的同时,问着桃子:“你说,我能找到这样的人吗?”

“为什么不能?”桃子一边剥着花生仁,一边翻着笔记本上的名字,翻着翻着就把笔记本丢给了田蜜,指着那些条杠说道“我觉得这上头的男生都挺好的,可惜啊可惜,就没一个正眼瞧我的,要是哪怕只有一个瞧的上我,我马上跟他白首不分离!”

田蜜听着她的话,笑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眯缝成了一道弯月,歪着头道:“我啊,我并不想找一个帅的、高的、或者是家里有多少钱的,我只想找一个能包容我的,对我好的。我觉得隔壁班的刘小花就挺不错的。”

桃子忙着剥花生仁丢进嘴巴,将田蜜后半句也听岔了,随口说道:“听着挺容易,操作起来真心难啊。”

(五)

大学里的风花雪月,就像桃子不经意的说的“听着挺容易,操作起来真心难。”田蜜与刘小花成了一对,跌碎了无数的眼镜片,以及下巴,但是时间并没有延续太久,随着田蜜进出了学校边小吃店过去两条街的黑心诊所以后,桃子的瓜子花生仁断了来源,田蜜身上所发生的一切,成为不能触碰的死点,田蜜整个人都像虚脱般的在风中摇摇欲坠,桃子看着她一天比一天消瘦,除了无力的安慰几句也做不了其他。眼看着大学四年的生活只余了一年,每个人除了浑浑噩噩的挥霍每一个美好时光以外,也不免寻思着想像着自己的未来。

未来,像个遥远不可及的梦,眼下,谁会需要将这个梦抓在手里?

程凯会。

学校里像是早就将他遗忘,他的风景,不属于他,于是他就埋头书本与课堂,三点一线,规律的生活让同学们视之为怪物,但随着一门门成绩的出台,他们慢慢发现原来在他们眼里一无是处的程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为了一个学霸,牢牢的霸住了学科前几名的位置,很多人无所谓的一笑置之,这个书呆子,只知道读死书,考的再好又如何,就看那傻样,以后不知会成为什么样。

没人懂程凯。

没人知道程凯的内心,他也不需要别人懂,他有他的目标,还有梦想及追求,至于田蜜,那是他梦想的顶点,看着遥不可及,但是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未必不能够,不知从何时起,田蜜这个名字成了他每天奋发的动力。

而田蜜对此一无所知,她像一朵调零的花朵,一个人行走在空阔的校园,她敏感的察觉着来自背后的指指点点,那段荒唐的往事,成为一个挥之不去的墨点,吸引着无关紧要的人将各种目光投注到她的身上。她很想哭,常在一个人的时候默默念着“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可她知道,这个愿望离她渐行渐远,她恨自己,恨自己迷失在那个酒醉的夜晚。

(六)

一声闷雷在头顶炸开,须弥豆大的雨滴就劈头盖脸的浇下,田蜜紧抱双臂,在雨中狂奔,曾经细瓷的脸庞早已没了血色,一头曾经在风中飘舞的长发被雨淋湿,狼狈的粘在一起,雨滴并不因为她的狼狈不堪而怜惜,相反电闪雷鸣的将冰冷的雨滴砸在她的身上。

被雨雾迷蒙了双眼的田蜜不辨方向,直挺挺的撞入一个人的怀中,她抬起头看到的不是嘲笑也不是鄙夷,而是一双关切的目光,投注在她的身上,那双目光,隐在头顶张开的雨伞中,雨滴在伞面上弹跳起舞。

“这么大的雨,怎么不带伞?”关切的目光中,传来温和有力的声音,略微沙哑,显得他有点紧张,田蜜不会知道,当程凯从图书馆里出来时,看到一个人在雨中狂奔的田蜜时,撑着一把伞就追随着而去。她的苍白无助,让他的内心底里重新涌出了一股子新鲜的感觉,一时间充斥激荡。

田蜜面对着程凯,一思及自己离他这么近,近的都能闻到雨中他身上特有的异性味道,她悄然后退,但一只手却将她重新拉回伞下,“我送你回去好吗?”

于是正在寝室嗑着瓜子的桃子看到湿淋淋的田蜜被同样淋的湿透的程凯送了回来时,只是对他礼貌的笑了一笑,就一声“再见”脱口而出。所以,当三天后,田蜜向她介绍,“这是我的男朋友——程凯”时,桃子的嘴巴以十分夸张的方式打开着,足足30秒钟,才回过神来,当时的表情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成为女生卧谈会的一个话题。

(七)

田蜜,我喜欢你很久了。我叫程凯。

田蜜,你放心,我会对你好,我会保护你,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田蜜,做我女朋友好吗?

大学里的恋情,如同柠檬般清新酸涩。

程凯,我有过去。

程凯,你会介意的。

……

大学里的恋情,有时却变的豪无道理,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仅此一句话,就让田蜜的眼泪止都止不住。

程凯,让我们好好珍惜彼此,谢谢你,程凯。

当田蜜扑在程凯怀里喃喃说出这话时,程凯宠溺的抚着她的脸颊,感到了幸福的味道在空气中漫延。

田蜜,我已经想好我们的以后,等毕了业,我就去考公务员,然后我们就结婚……

属于两个人的梦,永远是那么美,触手可及般的真实与遥远。

这是属于两个人的梦。

有了目标,一切仿佛都变的不同。

田蜜与程凯,成了旁人眼中的甜蜜情侣,程凯依然三点一线,但是他努力的同时,身边总有一个倩影伴随左右,柔软长发下的脸,不时透出柔和的笑容,她看着专注的他,久久都不眨一眼,田蜜心想,就是他了,等着他,等他为我们实现我们的梦想。

时光也随着田蜜调皮的眨着眼睛。晃晃眼,周围的同学也在渐渐忙碌奔波着。为了彼此的生计,年少总会轻狂,但是轻狂之后,又回归理性。耳边常听友人说起哪位同学又考上了研究生,哪位又找着了实习的公司。程凯对这些视若无睹,唯有田蜜,渐渐的也陷在了这种既带着新奇又有点兴奋的忙碌中,她已经接到了一家外资企业的面试通知。

(八)

如果问两个原本不会交集的人走到了一起,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恐怕连程凯与田蜜这对当事人都回答不清楚,但是他们两个在周围朋友下巴掉了一地的时候,偏就爱的死去活来。在隔学校两条巷子的居民小区里,租了一个套间,两人甜甜蜜蜜的享受着属于他们的生活。那些梦想,那些眼泪,虚化为那些油盐酱醋的背景音乐,渐渐取代的是时不时爆发的争吵。

“程凯,你就知道捧着你这些书,地上这么脏,水池里全是碗,你就不知道收拾一下”在外企忙碌了一天的田蜜在华灯初上的时分,又累又饿的回到住地,看到一地狼籍的屋子,就再也忍不住的爆发了。

“能不能小声一点,我还要复习参加今年的公务员考试呢。”程凯头也没回,继续在台灯下苦读,勾划着题型、重点。

治疗癫痫病有没有好的药物
南京癫痫病治疗偏方
什么原因可导致癫痫病

友情链接:

狼飡虎咽网 | 青岛金典 | 批西游记 | 成都创业园 | 大气压强习题 | 搜狐邮箱客服电话 | 江南的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