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武易广告女 >> 正文

【春秋】贼拉拉的爱着你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小琴今天上班也不落心,她心里堵,每次一遇到烦心事,她胸口仿佛堵着一块石头,堵得慌,堵得痛。

这不,刚上初一的儿子突然说不读书了。作为母亲,她无能为力,孩子还那么小,不读书能干什么?即使在课堂里坐大一点也好啊。唉!山里人,不读书能有什么出路。自己是个女孩,想读书当时父母都不让读。其实想读也没有条件读了,因为就在辍学后一年,父亲就死了,死于肝癌。

父亲死后小琴就撑起家来,上山下地。田地的活路都随母亲干。小琴人才不错。长得标致。二十岁,就有人来提亲。

出去十几公里有个叫梨子窝地方。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个婆家,是个砖瓦厂老板,当时在村里数一数二,在别人住泥灰房时他家已经有了三层气派的洋房。

农村嫁女很多人都不看人才看钱财,哪家钱财多以为嫁过去就有好生活。

小琴嫁过去那几年,光景不错。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家公在四十五岁那年吃酒脑溢血,突然去世。这一意外打击使这个家失去顶梁柱。

本来。小琴想子承父业,叫老公接过砖瓦厂。可丈夫不争气。富二代的老公养尊处优习惯了,好吃懒做,吃喝嫖赌。很快就将父亲手里的家业一败涂地。每年年尾,讨债鬼蚊蝇子样围满了屋。

小琴伤心了,一气之下离家外出打工。

前年有人说:“小琴,你要再不回来带孩子怕是会学坏了。”

为了孩子,小琴只好回家。

昔日老板娘去给人打工,做小工。一天才九十元。

在破厂旁边三间矮屋,一间住房放了二张床,一间饲料房,靠边上一间吃饭。

山上的老屋下养了鸡养了鸭。

几天前老师发现了儿子上课玩手机,缴没了,儿子不服,与老师对仗,打架。

昨天又传来与同学打架,对方家长找上门来了。小琴听后几乎崩溃了,难过。

小琴觉得心里堵,胸口隐隐作痛。

儿子闯祸了,妈妈心里难过。对方找上门,一说开原是自己多年的职工之孙,好说歹说,赔尽礼数。心里依然过意不去。听说儿子给人脖子抓伤了。大家的孩子都是肉长的,小琴决定傍晚下工就带儿子给人赔礼致歉。

儿子一听要道歉,眼珠子突出来凶:“妈!我道什么歉。你不要面子我还要面子。什么?还要我带鸡蛋,白糖。红包二百。你不心疼钱吗?你要做好几天呢!”

妈妈:“儿子,妈妈不心疼钱。妈妈心疼你品德没学好,以后到社会上难于做人。你现在是熊了。说不定遇上恶人,将你打一个三长两短,你叫妈怎么过下去!所以这个礼你不赔也得赔,赔也得赔!妈不怕丢脸,妈这张老脸风吹日晒习惯了,不怕丑。要是以后你学坏了,到监狱去探视你才叫丢脸。你现在陷得不深,妈还有力气就得拉你一把,你要懂想,假如你被人无缘无故打伤了,没一个说法,你说妈不伤心透了。你爸这样不负责,将教育你的重担推给我,你说我找谁诉苦去。”

“妈你怎么这样想?”儿子不以为然。

“你为什么动不动打人?老师说他说你几句,你又挥动拳头。你以为你拳头硬?”

“习惯了!”儿子桀骜不驯的神态。

“唉!你不知妈心里的苦呢!”妈妈掉泪了,她捂着胸口,只觉得堵得慌。

妈妈没有心情上工,机械地做着事。

胖工头来到跟前:“你今天怎么没精打彩的?不舒服吗?”

“没有。”妈妈潮红着眼,手心一阵钻心疼。原来手上起了几个血泡。干苦力就这样。血疱水疱长了一个烂一个,烂一个长两个。肉体的疼妈妈能够忍受,可心灵的疼,我……妈妈情不自禁又落泪了,泪珠大块,掉在大小不一的土坷垃上,湿化了,像妈妈此刻破碎的心。

终于挨到黄昏。

随便煮了点吃。

妈妈打了一小碗饭,也没吃下去,留了三分之一碗里。

“妈妈,怎么你干那么辛苦吃不下饭。”儿子不谙世事。

妈妈不说是因为操心儿子没胃口。她收拾好碗瓢盆。

“走,去你那同学去。”妈妈命令。

“妈~”儿子不大情愿。

“一定去,你不说话,我说。”妈妈不由分说拽着儿子往摩托车后坐走起。

“你好!大伯。”妈妈敲开门。

“进来。”同学妈妈的声音。

“真抱歉!我那逆子,不让人省心。今天我带他赔礼了。”边说边摊开东西,送上一个内包二百红包。

孩子爷爷闻讯出来:“哟哟哟,阿省,怎么能全怪你家孩子,我那孙子也不是好鸟,今天也被我们全家训一顿,唉?现在的孩子……”

从儿子同学家里出来,妈妈心里轻松多了。但她心里很乱,面对叛逆儿子,她使不出更好法子。对,孩子怕他舅舅,只有求他出面了。

拔通电话:“哥……我今儿个犯难了!为儿子的事!……”

“他又怎么了?!”熟悉的声音也显出不耐烦。

如此如此说了一遍。

“叫他晚上来我这儿来一趟。”哥说。

“好的,我马上过去……”

扑达扑达,踢踏踢踏……沉重的大人脚步掺杂着这双胡乱踢踏的小脚往深山走去。山腰雾气弥漫,笼罩着这苍茫的黑压压大片山林……

他舅住娘家单竹塔,这是一个林场。

四周都是山,山里的女子水灵,小琴原本也眉清目秀,皮肤白净。但这都给山风吹灰暗了,小琴的脸仿佛蒙了一层灰,暗褐的斑点长满了脸颊,还有长期失眠导致的黑眼圈黑眼黛就像一对烟雾编织的环。这些她都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自己生出来的儿子,竟然养成如此古怪脾气,动不动与老师同学喊打喊杀。本来,她也不想找哥哥,因为在与老公这件事上,哥哥一直以为自己的错,她也不想与哥哥解释太多,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一家不知一家难。

小琴毅然决然不理老公是因为他太让她伤心了,家公手里一个那样大的家业被败的倾家荡产不说,还四下欠下高利贷。每天上门追债的就像追扑猎物的饿狼。她受不了。然而,丈夫依然“懒”,万恶懒为薮,自从公公死后。她仿佛掉进了一个泥潭,无法自救。老公不但懒。而且脏,一两个月足不出户,足不出房,关在房间发傻发愣。衣服床被有一种异味,就像一个乞丐,像行尸走肉。

去年,回家就听左邻右舍在自己耳边点化:“小琴,你老公坐过的凳子没有人敢坐的。”这不暗示自己老公好嫖好色吗?!小琴心里更添一分对老公的怨恨。

原以为,自己回来老公会一改前非,将砖瓦厂重新支起窑来,烧一窑是一窑,债慢慢还,总会还掉,只要金盆洗手,浪子回头金不换,懂回心转意还是一个男子汉。但他不配合,不理自己。偶尔欲望一起,还是想找自己乐子,但阿省已经彻底死心,她乐不起来了。与其让他野兽一样发泄,不如找个合意的人寻求剌激。

男人不是没有。

男追女,隔重山,

女追男,隔层纱。

天下乌鸦一般黑,只要有机会靠近一点,男人的花花肠子就露出来了。男人的表现是嬉皮笑脸,所以说“见人笑嘻嘻不是好东西。”另外一个是献殷勤。男人对一个女人献殷勤,无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另有企图。

胖子工头就一直打小琴的主意。

胖子利用手中权利,在工资上微调,人家八十五,她九十。胖子每次出梨子窝到赤水,会给阿省带一打饮料,水果什么的,也偶尔在工闲有意无意地暗示小琴,表明自己会对她好,但小琴就是练就一身金钟罩,铁布衫,百毒不侵。

单独时,胖子肉嘟嘟的脸凑近她:“给了吧!不给你也是个活寡,亏你熬得住。”

小琴笑笑:“胖子你别老想歪,你再老不正经我告嫂子去。”

“诶!你千万……你千万别……”胖子虽然有色心,但真正做起来也没色胆,方圆十里都晓得他是个耙耳朵。怕老婆。要真让老婆知道少只耳朵也不一定。所以对阿省,胖子也只是“隔岸观花。”像一只隔着玻璃鱼缸的馋猫,抓耳挠腮也没个下口的地方。

几天前,孩子姑姑几个打电话小琴“阿省,看在俩小孩份上与他合好吧!组建一个家不容易……””

每次话没说完,小琴心里就如堵着一块砖,她马上打断说:“姑,别说了,你不知道他。说什么也没有用的……”

小琴对人说,不要说别人。连两个孩子都讨厌他,都不想回家,也不想认他这个爸。

那天他来,只吃了一顿饭。

女儿儿子都找到小琴:“妈妈。你怎么还让他来这吃饭,咱被他害得不够惨吗!以后不要给他吃。喂狗也不给他吃!谁叫他做到这样。”

儿女都非常憎恶这个好吃懒做的男人,把他当敌人。甚至比敌人还敌人……

孩子说:“妈,即使有钱了我们也不回家,我们外面买房,家就让他母子俩去住。”

小琴还说:“婆婆与他一担货色,看不起自己孙子孙女。家里分家,两个儿子,他大伯两个男丁。居然说,房产按孙子分三份。”

小琴特别气,她说:“妈,家产是公公留下的,你有权处置你的一份,还有的先分儿子,你儿子又没有死,怎么跳过去分孙子?”

所以婆媳关系也很僵持,小琴想到这些就灰心丧气。

快到娘家门。阿省脚步加快了起来……

群山肃穆,灯光如花次第开放。

“汪汪……”狗欢迎阿省母子,摇头摆尾地拽着儿子进屋。

“小琴来了!”妈妈老了,六十多岁了,繁忙的农活累得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得多。

“阿嫲!”孙子叫外婆。

“阿飞!”舅舅叫孩子。

“嗯!”在舅舅面前,儿子像一个陌生人,怯生生地,不敢抬头。

小琴说:“孩子就怕我哥,所以今夜无任如何我要找他。尽管他对我有偏见,但自从去年我生病。他们就知道我没有过分。”

原来,去年阿省摩托车摔下来,造成右手大拇指指骨骨折。

叫他带去医院。

可到了高陂医院才知道他没有带钱。

所以阿省非常生气,当众发飙道:“你没有钱你说,为什么要带我医院出洋相。没钱就没钱,你又不是没有没钱过,有钱你也没钱,没钱你也没钱。”

就这样,阿省错过最佳时机,她叫私人诊所接了二次。

本来骨头已经接上,有一天晚上又被儿子不小心看看看掰断了。气得阿省重重掼了儿子一掌。也许我这指骨天生就是残废的命。

坐在娘家,话闸子一开。与老娘没完没了。老妈不容易。父亲那样早去世。兄妹仨靠母亲一个单亲种地,艰辛可想而知。

儿子被哥哥叫去一旁训斥。

儿子在外面是大象,在哥哥面前是蚂蚁是木猫。

哥叱责儿子:“阿飞。你老大不小了。读初中的人。本应替父母分担,怎么还老添麻烦?你知道妈妈会多伤心?!”

“嗯!”孩子自始至终,舅舅说一段,他应一声。

你老实说,阿飞,你到底还想不想读下去?!

“不想。”小飞应得很干脆利索。

“哪想干什么?”

“学技术。不锈钢装璜,修车……都行。”

“你还小。做到老很辛苦。”

“我不怕苦。”

“不要嘴硬,到时自己打嘴。”

“我不会读书。你叫我硬坐里面更辛苦。”

“好!路是你自己走的,以后不要怪我就好!”

“不会。”孩子很坚决。

这边小琴与母亲说着说着说到伤心处,她嘤嘤嗡嗡哭了起来。老妈也随之哭,老泪纵横……

“我的意见这半年无论如何读下去。长大一点再学技术也不迟。”

阿省抽泣着“主要担心他太小。会让人欺负,再说打工也苦。叫一个涉世未深的人来说何其难啊!”

小琴牵着儿子,告别娘家亲人。苦涩的泪只留着自己慢慢品尝,

娘家回来,小琴心里也是乱,找哥哥商量,其实是自己心里憋得难受。无处发泄,说一说总会轻松一些。

小琴回到矮屋,她躲进饲料房,伏在一张小床上狠狠恸哭一场。

饲料房的小床是原来供工人住的,现在工人也没有了,放了一些闲置的旧衣棉被。

阿省今天与儿子赌气。不想与儿子说话,这对儿子来说是最难受的,在妈妈面前,尽管不服气。但他从不敢反抗。他真怕妈妈不理他。

妈妈心里苦。

回来二年半,阿省已经再没有与老公同房。

夜晚漫长,欲念毒蛇似噬心。阿省很孤独寂寞无助,泪水顺着耳际滑落枕头,枕头成了收集泪水的海棉体,冰冷地粘在她脸上。

阿省想起了一个人,一个水电装修的师傳,对她格外贴心,大方。口口声声喜欢她一个。后来,她几番挣扎纠结,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

聊入心的她理智不住,感情像洪水冲垮了道德防线的堤坝,她在微信聊天窗口留言了:

“你来吧!我晚上跟你走。”

短短几个字,犹如爱的火山喷发的导火线,水电师傳匆忙洗澡后骑摩托车箭矢一样来到阿省处。

阿省找到儿子:“飞儿,妈妈想去大坑散散心可以吗?”

“可以!几点归来?”

“不知道,也许明天一早。”

“去吧!妈妈,我支持你。”

儿子十五了,他知道妈妈说出去一夜散心什么意思。妈妈自从与爸爸闹僵,每天与自己睡一个床。妈妈心里苦。

老年羊癫疯医院
南昌那家治疗癫痫病强
癫痫病要怎么预防

友情链接:

狼飡虎咽网 | 青岛金典 | 批西游记 | 成都创业园 | 大气压强习题 | 搜狐邮箱客服电话 | 江南的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