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云裳最新广场舞 >> 正文

【江南小说★紫陌红尘】爱上拈花男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正非长相不是绝美,但她属于那种精致时髦又风情万种的女子,很耐看,每当听到别人这样的赞美,正非心里异常的舒适,优雅的报以微笑。

正非心里有一个择偶的标准,那就是非俊男不嫁,不是小白脸的那一种,她喜欢高雅又有风度的男人,男人再多一点温情和浪漫更美好了。其实她心里也明白这样的男人是极品,她哪里那么容易遇上呢?

正非这样的女子当然会有很多男人追求,可惜不是梦中的白马王子,有些遗憾。她只能叹息着淡淡一笑,当作朋友可以,交心怎么可能呢?她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爱情的梦想。

美女想嫁美男,大约这是恒古难变的情结吧。

世上的事是有因果之说的,有想的因,必然会有碰到的果。一次郊游,她真的遇上了一个梦寐以求的俊男子,只不过可惜的是,他身边有一位娇小可人的美人,那个女孩长相清秀,窈窕的身材让正非也不免嫉妒,皮肤白嫩白嫩的,这是正非黄黄的皮肤无法攀比的,她暗暗的难过,这么好的肌肤为什么不属于我呢?一时间,她对自己第一次失去了信心,骄傲的资本瞬间化为忧伤。

男人挽着光艳耀人的女子在草地上坐下来,她看见那个男人拿纸巾小心温柔的擦着女子额头上的细小汗珠,那神情真是无比的柔情与专注,她心里一酸,眼睛定定的看着那个男人,怎么也难以移开,真恨不得此时能化作一阵清风轻轻的拂上他俊美的脸庞。

有一双热辣的眼睛盯在自己的身上,是人都会有感觉的。男人敏感的向她望去,一双哀怨的眸子里盛满女子浓浓的情愫,男人微微一怔,转而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向她微微一笑,突然对着她大声说道:“喂,小姐,麻烦你帮我们照张相片可以吗?”

正非一愣,瞬间领悟他是在叫自己,心里欢欣的怦怦跳,赶紧接过他手中的相机,似有意无意的,男人洁白纤长的手指碰住了她颤抖的手,浑身像电击一般暖暖的酥软,她脸上一抹酡红,难掩心中的醉意。

照相的时候,那个美女的表情又一次刺痛了她的心,那女人一颦一笑都是那样的妩媚妖娆,天生的一副美人胚子,纤尘不染的气质清纯高贵的姿态不是她能学得来的,这是上苍的偏爱,命里注定的美貌总是少数人得到,无疑这是生活的宠儿吧。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男人,她真想上去和她说几句话,虽然嫉妒,但却也羡慕啊。

女人至始自终都没有看她,仿佛眼里只有那个英俊的情郎,她有些生气,自己无论如何也算美人,怎么就不入她的法眼呢?

还他相机的时候,男人装作不经意的捏住了她的手,如果不是那个女人静静的看着,正非真不想抽回自己的柔荑,她很想挑战她的目光,可是怯懦了。那女人一双晶莹的眸子似乎洞察一切,她只是淡淡的一笑,扭过头看向别处,但是正非从她的眼里看见了一抹轻微的哀伤和幽怨。

正非心里有些得意,有一种复仇般的痛快。

男人很快从她的眼里消失了,他挽着女人的细腰,脉脉柔情走了。虽然她一路跟随,但还是跟丢了,也许是那个女人看出了她的心意吧,七绕八绕的,不见二人的踪影。

唉,正非叹了口气,这么好的男人为什么不属于我呢?为什么自己相中的男人都早早的名花有主呢?老天爷对自己可真是不公平啊!

怨归怨,烦归烦,正非也无奈,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强求也不属于自己的风景。

过了一个月,正非去见一个客户,客户是一个服装业的老板,虽然公司不是很大,但也渐渐在业内有了些名气,听说他们公司有一个很不错的业务员,大批的单子都是他拉来的,很受老板的器重。

老板没时间理会正非,正非正有些尴尬着,老板似乎又想起来了什么,对秘书说:“叫李经理陪这位小姐去谈谈吧,如果他觉得可行,全权做主吧。”

正非心里暗叫:“谢谢老天爷,终于肯给我一个机会了,要不,这个月可真要炒鱿鱼了。”

正非的业绩一直开拓得不是很好,因为她想保持着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不愿意屈服一些令她恶心的潜规则。

李经理一阵清风般的飘进来了,正非一阵眩晕,这个令她夜思梦想的男人终于再一次出现在她的眼前,幻想过很多种的重逢场面,恰恰忽略了这一种。

喜从天降,正非一时间欣喜若狂,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经理叫李贤江,玉树临风的形态不知迷倒过公司多少女孩,可是他心眼高,对一般的女子视若无睹。

看见正非惊喜的目光,李贤江先是一愣,继而意味深长的一笑,殷勤地领着她去了一家咖啡厅。

咖啡厅温馨而爱昧地气氛让正非神魂颠倒。

正非叹了一口气:“终于又见到你了,因为你,我和小娴分手了,你知道吗?”

正非惊了惊:“就是和你一起的女子吗?”

李贤江点点头,痛心疾首的说:“她心眼特小,那天我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你的手,她回家就大发脾气。你不知道她脾气多可怕,恨不得要吃了我,天天吵天天闹,害得我那一段时间业绩特别差,如果不是因为她,我早就升上经理的位子了,也不至于昨天才正式升上经理,看来,你真是我的福星,昨天才有的好事,今天你就出现了,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正非百感交集,激动的说:“真的吗?你真的和她分手了,她那么漂亮你怎么舍得呢?”

“漂亮的女人多得是,但是也不是所有的漂亮女人就适合我啊,其实我和她的个性一直不合,只不过她爱我,我舍不得伤害她而已,现在她自己要分手,我求之不得,正好解脱了,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找我喜欢的女孩了,你知道吗?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了,只是我不敢要你的电话,怕小娴当场给你难堪,现在好了,我不怕了,可以放心追求我心仪的女子了,非非,你愿意吗?”李贤江说着,一边情深款款的握紧她秀长的手,一边轻轻摩搓着,温温暖暖的传递在正非跳得欢快的心坎上,她真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她情愿选择信任。

女人在感情上原本就不是理性的,何况是梦里的男人呢?哪怕跳下火锅,她也欢欢喜喜心甘情愿。

毫无悬念的,正非和李贤江同居了,两人像一对恩爱的夫妻,过着幸福而甜美的生活,李贤江浪漫温情,正非也风情万种,这正是她想要的生活、想要的男人,正非每天使出浑身解数,只要李贤江开心,她愿意配合他一些千奇百怪的要求,跟他一起疯,一起癫狂,有时,正非自己都害怕自己如此的风骚,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禁不住正非一再磨缠,再说她也是自己所见最合心意的一个女人,三个月后,李贤江终于肯和她结婚,结婚那天,正非激动地哭了好几次,为自己多年的梦想成真。

婚后不久,正非渐渐发现李贤江喜欢和女人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并不像自己以为的作风端庄,正非非常恼怒,李贤江却笑着说这是工作需要,怪她太爱吃醋了。爱吃醋的女人容易老,你呀,闭一只眼过吧,我爱你就行了,李贤江又说了一堆哄她开心的话,一回二回的,正非真不吃醋了,因为她有了身孕,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正非开始减少和丈夫的接触,一次两次,三次的时候,李贤江就变了脸,门一摔,大半夜的出去了,正非心揪的一晚没睡,不知他会去哪里,第二天早上回来了,倒床便睡,死问也问不出个名堂,再问烦了,一巴掌打过来,正非的脸顿时留下五个红印。这样的次数多了,正非听到了邻居们的闲言碎语,心都快灰了,然而她依然相信,相信自己的婚姻一定会平顺,一切的一切只是暂时的,等我生了孩子,就回归正轨了吧。她这样自我安慰,多少会给心灵找到几丝的解脱。直到有一次,她亲眼见到李贤江和一个女人有说有笑的搂抱着进了宾馆,她差点昏倒在地,一直以为自己终于嫁了幸福郎,却不想是个拈花男。

正非痛不欲生,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的长大,听医生说还是个男孩,她心里更是充满希望,以为李贤江会看在这个小生命的份上,一切从头来过,但是李贤江越来越放肆,最近连家都不回了,正非急得没办法,跑到李贤江的公司去找他。

李贤江看着激动语无伦次的正非,越发气恼,一把拉她出了公司,推她到一个僻角处,愤怒的说:“你烦不烦!我还以为你是个良家妇女,不吵不闹,想不到看走眼了,也是个不识趣的货,我当初看上你,不是你多好,而是你很风情,正和我的口味,不像小娴,一副端庄不思人间烟火的样子,否则我怎么会因为你而让小娴误会我而离开我呢?摊上你,算我倒了八辈子霉,你再来公司闹,我可不饶你,要不,就离婚吧,我越来越讨厌结婚了,还以为结了婚,我会喜欢你一生不再碰别的女人了,唉,原来不是这回事,你赶紧回去,老实给我呆着,再惹事,我们离婚!”李贤江啪啪一通话烧得正非转不过弯来,等她醒悟过来,李贤江已经走了,极少回家,天天去外面鬼混,甚至当着正非的面亲吻女人的脸,嘻嘻哈哈的模样哪里还是正非当初认识的那个既风度又温情的男人?

正非叫天天不应,哭地地不灵,她想死的心都准备了好几回,可是摸摸肚子,一副母亲的情怀涌上她脆弱的心房,她想着忍吧,总有一天他会回头的吧。

那天,天色不错,正非挺着大肚子,一个人孤零的去医院做妇检,她遇上了那个让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女人——小娴!小娴还是那么美丽脱俗,只是她脸上洋溢着幸福和甜蜜,显出一个成熟女人的魅力,她的身边站着一个高个的中年男人,看起来比小娴大十来岁,男人对小娴体贴入微的样子让正非深深的羡慕。

正非想躲开小娴,但是小娴已经笑着向她走过来,即使大腹便便,她还是那么仪态万方。小娴伸出手,不容她退缩,已经友好的拉住了她的手,温柔的说:“谢谢你,正非,如果不是你,我不会和现在的丈夫相遇。我知道你和贤江结婚了,也知道你现在的状况,其实我和贤江从小一起长大,算得上青梅竹马,可是我也知道他喜欢拈花惹草,但是我一直自我欺骗的过着自以为是的爱情。直到你那天出现,他在我面前都敢那样露骨表演,我心灰意冷了,不再相信他。正非,看见你现在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一定过得不幸福,离开他吧,他不是个好男人,不值得你托付终身,把幸福交给一个拈花男,你会痛苦一辈子。”

正非呆滞的看着她,忘了答话,心痛得裂开了,哪里还有语言可以表达她的痛苦呢?

小娴临走时,依然温柔的说:“如果遇上困难你一定要来找我,我会帮你的,正非,别乱扛,有些东西你不能扛的,早些抽手早点幸福。我是真心的,正非,别走进了死胡洞出不来,女人要学会爱惜自己,看在孩子的份上,你要坚强的学会选择,就像我当初也是这样走过来的,我现在遇上了我的幸福,总有一天你也会。”

正非不知自己怎样走回家的,头发被风吹着,乱蓬蓬的披散着,心冷得入骨的寒。

钥匙转动的时候,她呼吸急促了,屋子里传来淫荡的欢笑声,那是李贤江的声音,他好几天没有回家了,怎么会选择她不在家的时候来呢?

正非冲进屋,屋里不堪入目,李贤江和一个妓女一般模样的女人搅在一起,李贤江看到她,淡淡的爬起来,不慌不忙的穿好衣服,冷冷的说:“怎么就回来了?不用伤心,我就是这样的人,你以前不懂我,现在应该看清了吧?”

正非颤抖着手指向那个女人,颤抖地问:“这样的女人你也看得上,你真是越来越没品味了,你简直在侮辱我的耐性。李贤江,你不是人!你是浑蛋!”

李贤江哈哈笑着,不理她,迅速的在骚首弄姿的女人脸上亲了一下,两人淫荡的笑。

正非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了,她已经丧失了理智,冲向那个女人,却被李贤江一把拉住,两人揪在一起,正非一把抓在李贤江英俊的脸庞上,出了几道血痕,李贤江大叫一声:“你这女人真是疯了,如果不是你,我现在的身价依然不菲,都是因为你,害得我选择女人的机会越来越少,自从你去公司闹过,我的名誉都被你毁坏完了,好女人都离我远远的,我恨死你了!你还胡搅蛮缠,我打死你!”

李贤江动怒了,抓住她的脖子狠命的掐,那个躲在床上的女人不再笑,赶紧趁着混乱跑了,临走还不忘拿桌子上的一叠钱。

这里,正非徒劳的挣扎着,李贤江似乎也失去了理智,狠狠地不放手,正非想叫,叫不出声,她迷惘地努力想抓住一点空气,眼前是小娴笑笑的影子在晃动……

2011年3月15日

治疗儿童癫痫病哪家效果好呢
治疗癫痫病好的专家
长春癫痫病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狼飡虎咽网 | 青岛金典 | 批西游记 | 成都创业园 | 大气压强习题 | 搜狐邮箱客服电话 | 江南的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