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怎样写低保申请 >> 正文

【菊韵小说】冬至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冬至是北半球一年中,白天最短、黑夜最长的一天,过了冬至,白天就会一天天变长起来。

许多年过去了,那个让人刻骨铭心一九六九零年冬至,总是徘徊在我的心中,每每想起,仍然就像发生在昨天,今天又是冬至,为了曾经的那个冬至,为了已经逝去的年轮,为了那段难忘的历史,我再次重温那段蹉跎的知青岁月。

——题记

换班的哨声终于吹响了,林峰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铁锤狠狠地砸向他眼前的那根钢钎,双腿一软,一头载倒在地,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时针指向公元一九六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零时,这一天是冬至。林峰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晚上,工棚里静悄悄的,头很重,浑身的骨头如针刺般的痛。一阵北风吹来,马灯昏暗的光亮在若大的工棚里摇曳不定。朦朦中林峰好像听到了轻轻地抽泣声,他努力的睁开眼睛,两个人影立在床前,离他近点的是谁?林峰揉揉自己眼睛: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头黑黑的秀发,两个浅浅的酒窝,微微翘起的鼻尖上怎么晶莹发亮?“李永红、赵晓莉,是你们来了,我这是怎么啦?”林峰挣扎着想坐起来。赵晓莉赶紧过来按住被子:“你别动,你还在发高烧,我和永红来看看你。”李永红坐在对面的床沿上,一边抽泣一边小声说:“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害的你,我怎么这么笨呢,我什么事也不会做。”呜呜呜……林峰茫然的看着她们两个,头又剧烈的疼起来。赵晓莉边劝永红不哭边对林峰说:“昨晚换班哨一响,你砸了最后一锤,就昏倒了。是永红她们几个把你背回来的,医生说是重感冒,又太累,脱虚了,你从昨天一直昏睡到现在。今天傍晚的时候,永红和我找老乡去买了只老母鸡,在老乡家炖好后说端来给你补补身体,谁知快到工棚的时候,永红端着鸡汤,天太黑,她又是近视,被树桩袢了一下,摔了一跤,鸡汤全撒了,她就为这哭,这不,她的手跟鼻子也被烫伤了。”林峰撑起身子,感激的望着她俩:“鸡汤洒了就洒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手烫得咋样了,不要紧吧!”“不要紧,刚才找老乡要了点野猪油抹上了”。李永红抬起头,轻轻的回了一声,两滴大大的泪珠还挂在浅浅的酒窝边上。工棚外的北风刮的更大了,屋里静的掉根针都听得见,三个人默默的互相看着,谁都没有再说话,只有那盏昏暗马灯的光亮,还在一闪一闪的摇曳着……

不知过了多久,屋外的风刮小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的传来。不一会儿工棚的门开了,一拨人直奔林峰床前。走在前面的是石门水库工地指挥部的付指挥长,林峰他们公社的党委书记古德元,大队书记晏国强,高干渠知青突击队长许为民。古书记走近床前弯下腰轻轻地拉起林峰的手,关切地问道:小林,好些了吗?林峰点点头,眼泪开始在眼框里打转,李永红又开始了小声抽泣,气氛又变得沉重起来。古书记抬起头,环顾一圈,指着李永红说:“你们不要老是哭,有病就看嘛,我今天来是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林峰同志评上了全工地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二十六号就要去县里参加全县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小林同志,祝贺你!”回过头,他又对大队书记说:“老晏,明天安排文书帮小林把活学活用的讲演报告搞出来,先给我看。”晏书记回答:“明天一定搞好。”许为民走到林峰跟前,端着一个大碗:“我跑了好几家,才借到这碗面条,你趁热吃了。”林峰艰难地坐起来接过碗,眼泪汪汪的对大家说:“谢谢古书记,晏书记,谢谢大家”。“好吧小林,你吃完了早点休息,大家都回去吧,一会还要接班干活。”古书记挥挥手,一行人依次向林峰告辞。工棚里又静了下来,林峰吃完面条,感觉舒服了些,静静的躺在床上,最近发生的许多事,象电影一样,慢慢的浮现在眼……

一个月前,许为民找到林峰说,李永红她们两个女的打炮眼的进度太慢,影响了全队的成绩,干脆把她们两个分开,你带李永红,我带赵晓莉,只要她们掌钢钎,大锤就不让她们打了。林峰说没意见,第一天同李永红合作,林峰开始不太习惯,李永红转动钢钎的速度老是跟不上节奏,有好几次还把李永红的手给蹭破了,林峰发了几次火,情况才有所好转。那一天也是夜班,他们在洞里正干的起劲,突然一声巨响,离他们身后十几米远的洞顶,一块比八仙桌还大几倍的石块垮塌下来,巨大的气浪卷着灰尘、碎石向他们的工作面扑来,头顶上的碎石块簌簌的往下掉,照明电灯也瞬间灭了。就在灯灭的一刹那,林峰本能的跳起来,一把抱住李永红,狠狠的把他摁在地上,然后用自己的身体紧紧地护在李永红的身上。碎石块还在不停地往下泻,林峰感到后背一阵阵的刺痛。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大约十来分钟,不!大约一万年,石块不掉了,寂静,死一般的寂静;黑暗,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尖叫、也没有人哭泣。就是寂静,死一般的寂静。林峰爬在那,李永红剧烈的心跳,振得林峰浑身也跟着抖动。又过了漫长的几分钟,听听没什么动静,林峰慢慢地站起来,摸索着向洞口方向走去。灰尘也在慢慢地散去,洞口方向散射进来一丝光亮。我们还活着!“同志们快跑哇!”林峰歇斯底里的大喊一声。大伙连滚带爬死命地跑到洞口,一清点人数:十三个,一个都不少。李永红第一个哇哇大哭起来……随后洞口一片痛哭之声,十三个人互相拥着,抱着,浑身上下抚摸着。天啦!竟没一个缺胳膊少腿的,真是毛主席他老人家保佑我们。身上这点皮肉之伤算什么,“我们还活着,我们胜利了”。林峰举起双手,大声呼喊:“毛主席万……”轰隆!洞内又传来一声巨响,是第二次塌方。林峰举在半空中的手一下定住了,只差几分钟,就几分钟,洞口喧闹的人群突然安静下来,过了片刻,大家把林峰抬起来抛向空中……

也许是那碗面条给林峰增加了热量,也许是在那场惊心动魄的塌方中自己扮演了英雄的角色,林峰带着甜甜的笑意,沉沉的睡着了,那满足的笑容,就像喝了一大碗浓浓的鸡汤……

后记

四十多年前发生的那些故事,可能早已淹没在岁月的长河之中,没有人愿意提起他。可作为当年事件的亲历者,每每想起,我还是常常不能自己。

一是那条让我们魂牵梦绕,流血流汗的石门水库引流干渠遂洞,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引和知青们拼血拼命的努力下,提前惯通,我们得到了活学活用先进集体的光荣称号,干渠通水后,古书记调任县委任付书记,分管全县水利工作。

二是林峰最终未能参加全县的活学活用代表大会,因为成了“英雄”之后,他太当回事了,天天拼命,事事带头,长时间体力透支,加上那个要命的重感冒,他在工朋里躺了整整七天,讲用报告由李永红在大会上代为发言。

三是李永红自从参加讲用会后,命运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在讲用会上,她用非常标准、流畅的普通话,用发自内心的激情,宣讲那份出自林峰之手的讲用报告,获得了全体代表长时间的鼓掌。大会结束后,李永红被调到工地指挥部广播站任播音员,再也没有回工地掌钢钎和林峰做搭档了,只到工程结束。后来,古书记又把她借调到县广播站工作;再后来,国家招工开始,李永红第一个被066基地招工,那是国家特级保密单位,在更大的山里。再再后来,听说她嫁了个单位领导,本人也入了党,提了干。再再再后来,听说那些大山里的保密单位,根据国家的政策 ,都搬出了大山……

癫痫病要怎么治疗效果最好
癫痫病的治疗要注意哪些
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更些

友情链接:

狼飡虎咽网 | 青岛金典 | 批西游记 | 成都创业园 | 大气压强习题 | 搜狐邮箱客服电话 | 江南的诗词